练字撸主,欢迎约稿,偶尔写文,头图by iris
 
 

【Free talk】“当我们在谈论黑帮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当我们在谈论黑帮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我们在谈论西海岸那个明媚却氤氲着水汽的城市,在谈论郊外老宅的落地窗,还有酒馆里顶到天花板的深褐色酒柜。

  我们在谈论春朝的苏醒,我们在谈论夏夜的逃亡,我们在谈论秋日的私语,我们在谈论冬季中他第一次拉起他的手。

  我们在谈论最好的时代,我们在谈论最坏的日寸代。

  有人说我很残忍,是的,我毫不犹豫地把苏鲁的童年变成一纸黑白,硬生生扯下帕维尔的耳钉。哦,我还把亲手立起的Somniferum,Flamingo还有UpStars都碾碎了。

  在五百多个白昼和黎明的交替,我曾无数次思考我到底是三藩市的“创造者”,或者只是一个“观测者”,亦或是“记录者”——我在16年的年末第一次建立文档写下苏鲁光的异能;在17年的盛夏深夜第一次切实感觉到写字桌上的书页轻轻翻动,吐出一口绵长的气息;在18年的春天停下最后一笔。

  我坐在电脑前敲下那个让一切开始的句子,看着我亲爱的苏鲁光和帕维尔一前一后站在夕阳下的地平线上。

  “你觉得怎么样?”他微笑着最后一次问我。
        “我……不知道。”

  然后他笑了,摇摇头追上了帕维尔的脚步。

         我再也见不到他了。

  这雨下的可真大。

       2018.06.

31 Jul 2018
 
评论(2)
 
热度(12)
© 乙酰辅酶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