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字撸主,欢迎约稿,偶尔写文,头图by iris
 
 

【chulu】大雨将至extra line:倒带人生

  标题:大雨将至extra line:倒带人生

       题材:黑帮AU/失忆梗

  说在前面:黑帮故事虽然已经完结,但我和 @朗月琴音 写出的只是千万个平行世界中的某一个,私认为在黑帮背景下仍然存在多个分歧点。不同的分歧点的选择可能导致完全不同的后续,比如正文后附录的《在平行世界的尽头他们相遇》,之前发布过的《囚牢之外》

  本文也是数百个分歧点中可能的一个分歧——前篇为《大雨将至》上部中部内容。(有遗忘的朋友可以迅速戳tag回顾一哈(然而我觉得根本没人会看whatever

  分歧点为:假如布雷特·朗克尔没有“遗忘”自己的异能,而对人质苏鲁使用了“遗忘”异能,帕维尔仍然成功营救苏鲁,并杀死布蕾特……那么后续会怎样?

  其实就是苏鲁亲妈我特别想写少年苏鲁而搓出来的脑洞明明期末了摸鱼选手蹭蹭弄成小一万我也不知道为啥_(:з)∠)_

  LOF说我后面有敏感词,明明是全年龄啊哪儿来的敏感词【】只能丢图片了,看起来真实眼瞎……【。】

  

  

  

  帕维尔做了一个梦。

  他从田德隆的恶战中找到被绑架的苏鲁光,伫立在破败的水泥房里歪头看着坐在椅子上毫无生气的亚裔人。帕维尔走上前,却反手拿出腰间的手枪对准那人的眉心。他的手指似乎不由自己操控,动动食指生硬地扣下扳机。没有四溅的血液,没有死前的哭喊或者求饶,没有苏鲁光慢慢地后仰倒下,黑发青年仍然紧闭双眼端正地坐在帕维尔面前,额头中央一个黑洞洞的圆孔。

  首领从梦中惊醒,猛吸一口气直起身子,当头撞上黑洞洞的枪口——是苏鲁一直放在枕头下面的全新满弹的瓦尔特。

  仿佛是与生俱来的,帕维尔在那人扣下扳机前的一刹那紧攥举枪的手腕,向后一拽顺势拉倒袭击者,枪口撞上了身边的枕头,一声闷响后羽毛飞舞。

  显然那人也不是什么新手,没有握枪的左手朝帕维尔挥拳,被帕维尔偏头躲过后又以肘击对方的胸腔,不小的力道使帕维尔身体一躬,原本攥紧的手被那人反握,竟然难以挣脱。帕维尔不动声色地蓄力,抬起羽绒被下的双腿踹向袭击者的腹部,继而满意地听到人体撞击在床柱上的声音。虽然袭击者不是新手,但比起经验丰富接受过林德尔曼和苏鲁手把手全套训练的帕维尔·契科夫还是差了一点。

  他也摸出枕头下的匕首,屏住呼吸快速靠近对方,帕维尔对房间的每一件家具再熟悉不过,床柱的位置自然了然于心,然而他接近袭击者落地的地方时,明显地感觉到那里空无一人。

  糟糕!他忘了那人是异能者。

  一股不属于自己的呼气喷在帕维尔耳后,黑暗中的另一个男人就站在他身后,未等帕维尔拔刀一个凶狠的膝盖砸在他的后背,还恰好是田德隆中受伤最严重的部位。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帕维尔从床边滚下,他刚想喘气,人影如闪电般落在他面前,抓住帕维尔的喉咙抵在墙面。

  帕维尔抬腿拳打脚踢都是徒劳,那人的力量全部集中在手上,仿佛要让他窒息。首领自始至终没有拔出匕首,闭上眼右手努力朝墙边探测,狠狠地按下房间的开关。

  灯火通明中对方的面容看得一清二楚,帕维尔气愤又无奈地盯着那对黑眼睛,而那人也注视着帕维尔身后镜子中的自己。

  攥紧帕维尔的苏鲁看到镜子中的黑发男人时立即愣住,眼睛里全是吃惊,继而漫上一层惊慌的恐惧,全然没有注意手里禁锢的青年摸出一支注射器扎进颈部。

  “老……老大你们这是……家暴?!”奎恩听到连续两声巨响之后奔到帕维尔卧室门口,黑暗中辨识好久才找到备用钥匙,开门时在灯火辉煌中见到苏鲁光掐着首领的脖子。

  帕维尔掰开苏鲁逐渐失力的手指,把他推到奎恩怀里自己靠在镜子前面,接连咳嗽好几次虚脱地回答:“不是……我还是大意了。”他沉默地望着镇定剂和麻醉剂作用下浑身瘫软的苏鲁光,刚刚还如猛虎一样袭击自己的枕边人已经快闭上眼睛,可苏鲁的眼睛流出不属于黑帮保镖的凛冽和冷静,取而代之的是极度的恐惧——像小孩子一样的恐惧。

  “他不是你认识的阿光。”帕维尔轻声说着示意奎恩冷静下来,站起来和手下一起把苏鲁安置在床上,转身坐在床边时苏鲁伸出手紧紧拉住帕维尔的衣角,发出一声轻微的哼声,在恳请他留下。

  前一刻还在全力打斗的苏鲁此刻如同一只小动物缩在被子里,看到拳头上粘着帕维尔背后伤口渗出的血更加愧疚,抽了抽鼻子蠕动嘴唇仿佛说出一句“对不起”。奎恩发现这个苏鲁光的眼神不是曾经的“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反而满是惊恐,不安,迷茫——更像一只走丢了方向的幼狼。

  奎恩赶紧拿出纱布处理首领身上的伤口,帕维尔劳累地撑着额头,思考了很久缓缓启齿:“Somniferum首领的异能是遗忘,她让阿光忘掉了少年期以后所有的记忆……”他从桌子上拿下来一份文件丢到奎恩怀里,没有顾及对方张大嘴的惊讶继续说,“阿光不记得我,也不记得你,甚至还不记得UpStars是什么。我和医生推断现在的苏鲁是刚加入Somniferum时期的小孩子,虽然刚刚打我的时候招式都生涩得要死,但是他妈的他挥的可是31岁苏鲁光的拳头!!!”

  文件中阐述Somniferum的布蕾特·朗克尔绑架苏鲁后的作为,帕维尔和逻辑斯谛搜寻田德隆的遗物还有一些证词后证实布蕾特用异能让苏鲁忘记特定时间的回忆,再下来是医生对苏鲁的一些盘问,总结出UpStars的苏鲁光确实失去了足足二十年的记忆,现在保留下的不过是十一二岁左右的记忆。在帕维尔还没想好怎样面对之前,医生毫不避讳地给苏鲁注射了镇定剂混安眠药,黑夜中突然苏醒则是因为药效刚过,陌生环境中的苏鲁下意识自卫。

  “您放心,等苏鲁恢复过来我立刻把这小子揍得满地找牙!让他敢打自己男朋友!”奎恩浏览完自信地拍拍胸脯跟帕维尔保证,却收获来自首领的一个爆栗。

  “他停手是因为镜子……”

  “镜子?”

  “苏鲁刚刚愣住了,因为他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一个十几岁的少年看到自己外表变成大叔,是个人都会吓个半死吧。”帕维尔撇撇嘴躺平在床上,一偏头看见被苏鲁手枪打得满天飞的鹅毛枕头。“医生不知道他怎样才能恢复正常,也可能永远都回不来了……”帕维尔从没见过苏鲁这样的睡姿,婴儿一样蜷缩,护住自己的心脏胸口,浑身还在微微颤抖。

  与苏鲁相处的一段时间里帕维尔总是努力打听软磨硬泡求苏鲁讲讲他的过去,然而苏鲁对此总是闭口不谈,或者潦草地一笔带过。而田德隆出人意料的事故却直接袒露出苏鲁光真实的过去,真实的少年时期。帕维尔看着枕边已经不能再称为“爱人”的苏鲁,他还没有完全考虑好该怎样接受这样的苏鲁光,最终从对方手里拉出自己的衣服, “今天太晚了,一早上所有高层好好开个会。”

  “好的,老大。”

  “从今天……不,从现在开始,苏鲁在的时候你们都不能叫我 ‘老大’,先生就可以了。”

  卡森管家也从暗门走出来,站在奎恩身边恭敬回应:“是,先生。”

  

  “我们遇到你的时候你就是这副样子,小朋友。你在那条巷子里面下了药,身体迅速长为成年人。”傍晚时分,奎恩坐在帕维尔身边,在苏鲁面前摆出一份伪造的体检报告,“感谢我们老……先生把你捡回家!还给你收拾伤口,做了全身检查。”他哼哼着抬眼望着帕维尔,一直沉默吹着热咖啡的帕维尔终于抬起头,摆出早就盘算好的微笑:“我是塞科特房地产公司及慈善基金会的总经理,这是我在郊外的房子。你叫什么名字?”

  苏鲁不安地看了一眼面露凶色的奎恩,严肃的卡森管家,目光移向微笑的帕维尔时稍微呼了口气,稍微挺直背回答:“苏鲁光。”简单利落,不拖泥带水,跟成年后的他一模一样。

  “你的家在哪儿?我可以免费把你送回家。”

  “我……”苏鲁的眼神突然变得颓然,低下头小声地说:“我没有家。”帕维尔早就料到了苏鲁的回答,但把这层伤疤再次赤裸裸揭开时,他仍然感到空气中不可避免的冰冷沉默。

  “那正好,我缺一名秘书,苏鲁先生不介意的话可以留下来工作一段时间,顺便补上给你治疗伤口的医药费。”卷发青年沉稳地说着,看起来全然不像一个青年人,蓝绿色的眼睛里满是久经历练的沧桑。由他说出的话似乎带着一种不能反抗的重压,椅子上孤零零的苏鲁仔细认真地看了看帕维尔,又看了帕维尔身后同样微笑的卡森管家,还有身边满不在乎的奎恩,终于点点头:“我同意留下,但是先生……如果我要离开,请您不要费力去找我。”

  才12岁的他已经学会隐匿自己身为黑帮成员的痕迹了吗?帕维尔略微满意又苦涩地想着,奎恩递上一份崭新的文件,里面列出了苏鲁的秘书工作,各种需要遵守的“特别事项”。

  为了保证上下统一口径,次日早晨奎恩他们收到过一份更厚的文件,从日常说话到苏鲁的房间就安排在帕维尔隔壁,无一疏漏。用奎恩的话来说此时的帕维尔和年幼版苏鲁光简直就是“连体婴儿”。制定计划的逻辑斯谛则不动声色地丢了一大串眼刀,伊丽莎白耐不住性子把茶杯一放,秀眉一挑严肃解释道“比起让12岁苏鲁光相信他是帕维尔失忆男友不如直接让少年相信自己被下药”。

  这情节特么听起来怎么像某部日本动画片啊!

  UpStars其他高层都同意帕维尔的计划,奎恩也只能哼哼着小声提醒老大:“万一哪天起床发现苏鲁跑了,你去哪儿找?咱们几个联手都未必能拦住前任战斗总管苏鲁光……”

  “我很清楚他会去哪儿。”帕维尔淡淡地结束了早上内部例会,深吸气拉开门迎接他的“新秘书”。

  “早上好,帕维尔先生。”小苏鲁经过卡森的点拨很快地接受了秘书这个身份,非常乖巧地站在门外等着自己的上司。帕维尔面对苏鲁那张英气的脸怎么都不能接受躯壳下是一个12岁的青春期小男生!终于做足了心理建设抬头拍了拍对方肩膀:“早上好,阿光。”

  

  三天后帕维尔差不多适应了12岁的苏鲁,他从小到大一直在安德烈,卡森管家,奎恩,苏鲁的“呵护”下长大,自从父亲去世后接下首领的职务,帕维尔的青春期和童年时光变成了埋在很深很深记忆中的微光。苏鲁的虽然一副成年人的外表,可当帕维尔端坐在办公桌前严肃接通电话时,小秘书总是流出羡慕和崇拜的眼神;而餐桌上高层们聊起城里的新闻,苏鲁的眼睛里闪过抑制不住的好奇——他真的只是一个少年。

  苏鲁仍然对大宅里来来去去的人保持戒备,然而帕维尔却在第四天早上发现桌上有一杯热牛奶。卡森管家摇摇头,苏鲁一下子站出来挺胸看着比自己矮了一点的帕维尔认真地说:“妈妈说过多喝牛奶可以长高。”

  UoStars首领竟然第一次被人说不,够,高?帕维尔强忍着把玻璃杯捏碎的冲动,嘴角抽了抽微笑喝完牛奶,不忘保持形象回应:“谢谢阿光。”更出乎意料的是少年就全然不顾成年人的外表,抿嘴笑着小声回答“不用谢,帕维尔哥哥”。

  哥哥?首领恍惚间“嗯?”了一声,再回过头时苏鲁已经跑去找奎恩拿新的文件,手里的玻璃杯壁挂着几滴牛奶。

  这只名为“苏鲁光”的幼狼在帕维尔脑海中勾出苏鲁少年时期越来越清晰的形象:小苏鲁已经执行过好几个暗杀任务,他不惧怕鲜血,但深夜容易被噩梦惊醒。他对所有人都保持戒备,能不说话就避开,能不眼神交流就躲开。但是一切只有帕维尔一个例外,苏鲁接受帕维尔恰到好处的关心,暗地把他认作大哥哥,像一株小小的藏在岩石后面的矢车菊,只有特定的阳光才能让他抬起头。

  几天来帕维尔不停奔走在诊所,自家赌场之间,同时还要保持高度紧张观察大宅里苏鲁的一举一动,生怕露出让他发现真相的马脚。在某个阳光大好的周末,苏鲁站在不停打哈欠的帕维尔身边看他吃早餐,小心翼翼地问:“我想……出去看看,帕维尔先生。”

  帕维尔思考了一下,把这么个少年天天关在宅子里也未免太自私,眼睛一转拎起车钥匙说:“好啊,我们去市里转转。不过你小子可跟我保证,市里会有很多认识我的人,你就站在我后面不许说话。”首领假装严肃地瞪了一眼,苏鲁立刻站直猛点头保证,嘴角勾出小小的笑容。

  几分钟后换好衣服的帕维尔有史以来第一次发现青春期男孩子有多难搞——果然12岁的苏鲁光某些事情上跟31岁的苏鲁光一样死倔!

  苏鲁站在门口的时候怀里抱着不离身的暗红色长刀,帕维尔好说歹说对方也丝毫不撒手,首领内心翻了个白眼一横:软的不吃非得来硬的!便上步右手拽住刀柄往外抽:

  “把刀留下,出去不许带刀。”

  “不行!”苏鲁眉毛一挑干脆地拒绝,犟得跟一头小牛犊一模一样。

  “我帮你锁保险柜里!”

  “这是爸爸留给我的,不能交给任何人!”苏鲁本身就比帕维尔高,脖子再一梗一直简直就是一堵压着帕维尔的墙。“爸爸”一说出帕维尔也软了下来,苏鲁家的灭门惨案他了如指掌,再强硬下去万一把小家伙弄哭了会更麻烦。他只能让步,哼了一声补充:“可以带出去,但是不许拔出来吓唬人!”

  “哦。”

  这小孩连基本礼貌都没了,苏鲁式倔脾气真是改不了……帕维尔内心又嚎了一嗓子,拉着少年溜到车棚挑了深蓝色的摩托车,绝尘而去。

  

  中午的时候他们随便在市中心外侧的小巷子里找了一家墨西哥餐厅,帕维尔上下翻了一遍菜单,抬了抬手指叫一个套餐,同时给苏鲁点了一样的,并且贴心地把餐酒换成了橙汁。喝了一口端上来的餐酒后帕维尔忍不住发出一声干呕:“餐前酒怕不是拿烂的酸葡萄酿的……”

  “可是我觉得这个沙拉挺好吃的……”苏鲁面前的沙拉已经打扫干净,除了盘子旁边仔细挑出来的一小堆黑橄榄——对,成年阿光从来不吃黑橄榄,这坏毛病到哪个苏鲁身上都改不掉。

  帕维尔撇撇嘴朝主菜发起进攻,苏鲁则好奇地环顾四周,打量整个小餐厅的布置装潢。突然苏鲁放下了叉子,越过帕维尔的肩膀看着门外闯进来的四个人,帕维尔也跟着苏鲁的目光转过去,眉毛不由自主地耷拉了一半:“别出声,他们不会把我们怎么样的……”

  话音未落,四个人已经冲到了柜台前拍着桌子喊得震天响,生怕别人看不出来他们绝非善类,苏鲁听不懂他们满是西班牙口音的语言,悄悄从座位下面把长刀放在腿上,而帕维尔从桌子下狠狠踢了苏鲁一脚让他别动,继续保持总经理的平稳切盘子里的牛肉。

  光头男子靠在柜台上命令老板拉开收银柜交出所有钱,兜里明晃晃的枪柄好不得意。另外三个同伴昂首阔步地四处转悠,一边恐吓其他食客,一边在收缴的现金上吹口哨。他们发现了衣着高档的帕维尔,哂笑着招呼光头老大,指了指二人。光头男叫喊着“不多交点维克多老大哪儿有功夫保证你们这个小破店的安全?我们UpStars老大很忙的……”

  听到维克多的名字帕维尔眼皮跳了一下,居然是他这个小手下的队伍?首领鼻子里哼出一声若无其事地拿起蘸牛油果酱的玉米脆片,翘起二郎腿满是轻蔑:“你们黑帮收个保护费怎么搞得跟要饭一样?难看不难看?”

  对面的苏鲁全身紧绷,帕维尔偷着敲敲桌子,不动声色地在他面前示意别冲动。光头男子大步迈到帕维尔和苏鲁的桌子前拍下手枪,伸手抢过帕维尔手里的玉米片塞进嘴里,同时伸出两根仍沾满牛油果酱的手指捏住帕维尔的下巴,“小娘炮,长得倒是挺好看,旁边这是你——”

  刀锋劈开空气的声音和帕维尔大喊的“住手!”同时发出,捏住帕维尔下巴的力量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喷在他上半身的鲜血,和两根落在空盘子里的手指。周围的食客尖叫一声混乱往外冲,帕维尔愤怒地扭头瞪着持刀的苏鲁光,全然不管拖着流血断指哀嚎的男人,在乱得不能再乱的餐厅里朝苏鲁大吼:“我说了不许动手,不许拔刀!”

  “可是他在威胁你,他还有枪!”苏鲁反手把长刀收进刀鞘,同样不甘示弱地回瞪帕维尔,眼里喷出赤诚的光芒。虽然小苏鲁只认识了帕维尔三四天,可他已经开始挡在帕维尔面前,看不得“帕维尔哥哥”被人威胁,被人欺负,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砍掉一切威胁帕维尔的人。

  真的是个小孩子啊——!!!

  帕维尔咬咬牙收敛了怒气,苏鲁意识到自己惹怒了一向温和的总经理,小声问道:“先生……我,我错了……”

  “不,你没错。”帕维尔拽起苏鲁往外跑,冲出门口的时候恰好撞见接到消息赶来的维克多。首领转身挡住苏鲁,没让他看见维克多双手贴住裤缝,对自己鞠了一个深躬,帕维尔点点头比划了一个“再联系”的手势,跳上摩托车迅速离开现场。

  心里乱成一团的帕维尔完全是赌气地开车,连闯了七八个红绿灯都没停下,身后的苏鲁大气都不敢出,双手都不敢搂着对方的腰。

  终于帕维尔在中心公园路边急刹车,苏鲁恍惚着还没意识到发生什么,帕维尔已经跳下车跑向目的地:一个冰淇淋车。

  老大不小的房地产公司总经理不顾胸前溅的鲜血,丢了三张钞票点了两个冰淇淋,折返回摩托车时给还在发愣的苏鲁递了一个绿色薄荷味的。

  苏鲁迟疑了一下咽了咽口水,帕维尔大快朵颐掉手里半个草莓味的冰淇淋,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别管餐厅那个人了,会有人收拾后续的。”又把已经开始融化的冰淇淋朝苏鲁送送,“你不吃么,不吃归我。”

  黑发青年毫不犹豫夺过冰淇淋,咬掉一大口,有些出神地盯着广场上咕咕叫的鸽子们。两人靠在树荫下的摩托车旁沉默着吃完了各自的冰淇淋,帕维尔拍拍手重新骑车,“回家,快要下雨了,我可不想被淋成落汤鸡。”

  “好。”苏鲁回答着坐上摩托车,帕维尔没有注意对方听到自己说“家”的时候浑身颤抖了一下,眼睛里多了一些暖灰色的东西。

  那天傍晚和苏鲁回到宅子后,帕维尔接了两个维克多打来的电话,气哼哼地开车回到城里,和手下解释了中午餐厅的意外已经逼近深夜。他一想起苏鲁往外迸火,赤裸裸袒护的眼神,还有全然不顾后果的拔刀,一切都和他所认识的那个年长的苏鲁重合。帕维尔实在不知道怎么再隐瞒下去,他索性逃避不想再面对,打电话约了吉姆和麦考伊,冲进Tequila躲避三藩市的大雨。

  喝到一半半晕半清醒的时候,吉姆捅了捅帕维尔,把手机举在他面前,上面显示有32个来自奎恩的未接电话。首领打个酒嗝按下拨号键:“喂奎恩……”

  “老大老大完蛋了!!!苏鲁光那小子跑了!!!”

  “哦……啊???苏鲁跑了???”

  “对对对,二十分钟前卡森管家去送毛巾,一推门发现人不见了,窗户开着,哦桌子上还留了个便条……”

  “念!”

  “其实帕维尔哥哥是黑帮吧?其实我不是被下药,这个身体不是我的,那个人对帕维尔哥哥很重要吧?谢谢你。”

  帕维尔举着电话不知道该回什么,很轻地问了一句“还有么”,对面奎恩翻找了一下回答道:“没了,哦他还拿走了全新瓦尔特,医疗箱,还有我的哈雷摩托车。”

  “可以,这很苏鲁光。”帕维尔挂断电话拎起车钥匙往外走,吉姆在后面大喊“你记得拿伞啊现在可是暴雨!”他没理睬,坐在玛莎拉蒂驾驶座,深吸一口气踩下油门。

  他知道苏鲁离开后肯定会去Pine Street的小阁楼,那是Somniferum好心好意分配给新人苏鲁光的屋子,苏鲁只记得那个破阁楼是他避身的地方,却不知道二十年后的现在那里已经是UpStras的赌场。

  帕维尔一直以为12岁苏鲁光是一只听自己话的幼狼,实际上仍是一只三藩市的小野猫。

  你收拾小野猫的伤口,端来热牛奶,让他放下戒备,低头舔过你的手指,甚至会煞有介事地“喵喵”叫。

  然而你永远不会知道流浪猫什么时候离开温暖的房子,回到城市的垃圾桶里找他原本居住的破纸盒子。

  





  

  第二天醒来已经接近中午,他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叫着卡森管家,睁眼时发现床边已经坐着一个人:黑色的西装,黑色的短发,还有黑色的眼睛。

  “我想……我遇到过你,帕维尔·契科夫。”苏鲁有些紧张地站起来,在他面前微微点头:“成为黑帮的你名字里带着光明,真是讽刺。”他原封不动地复述出了帕维尔十年前说过的一句话,怔怔注视首领惊愕的眼睛。

  “这是你对我说过的第一句话,对不对?”

  “对,我是帕维尔·契科夫。”

  “我是苏鲁……光。”

  END.

  

  

  本来准备直接开放结局俩人相别于大雨,不过琴音老师觉得这文得HE我就勉为其难给个小甜甜让苏鲁想起来一点叭(╯^╰)

  

  好啦苏鲁会慢慢想起来所有记忆,黑帮也会回到正轨,只是在这个分歧点后的黑帮世界或许就不是正文那样的呢╮( •́ω•̀)╭

  

  

  我才不告诉你我特别想写,逐渐恢复记忆的苏鲁问帕维尔,“林德尔曼在哪儿?我要找他喝酒。”

  估计帕维尔会疯了

  傻苏鲁你可是后来亲手杀了林德尔曼大叔哟啧啧啧

  

  

06 Jul 2018
 
评论(5)
 
热度(21)
  1. 朗月琴音乙酰辅酶酥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哈哈哈加上了牛奶梗我一个原地爆笑233333
© 乙酰辅酶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