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字撸主,欢迎约稿,偶尔写文,头图by iris
 
 

【PH】百年孤独(基尔巴特/文森特/埃利奥特)

      标题:百年孤独

    作者:Mr.Spirit

      基尔巴特X文森特X埃利奥特

  

  

  ReCalling 1

  下雨了。

  细小的雨滴接二连三地从灰蓝色天空落下来,小心翼翼地落在过路行人的头发上,肩膀上,还有男人黑色的帽子上。基尔巴特收起了正在阅读的文件,他可不能让雨淋湿了潘多拉的东西,否则雷姆又要抱怨好久再写一份新的。

  他加快脚步顺着熟悉的店铺往家走,浅紫色的凌霄花在越来越大的雨点下发出微弱的抱怨声,而深绿色的绿萝骄傲地从店铺屋檐下面伸到外面,期待地看着从天而降的甘露。今天是周三,是基尔巴特例行的“采购日”,可很明显现在迅速回家收拾阳台上脆弱的洋桔梗小姐们才是正确决定。

  基尔巴特在奥兹离开后五十多年时间里一直住在街角小阁楼里,而不是奈特雷伊家雄伟宽敞的大宅。文森特曾企图邀请哥哥回去住,可基尔巴特嗤笑着反驳“你这人365天有360天都不在现实世界待着,准备让我独守空房么?”所以奈特雷伊家仅剩的兄弟俩将老宅子移交给了巴兹卡比鲁处理,潘多拉似乎对这个决定也没什么多说的,写了个文件上报首都顺利解决。

  穿过河上的小桥还有一个街角就能到家,瘦高的男人快步走的同时差点撞到一个反方向奔跑的小男孩,基尔巴特下意识地伸出右手轻托住他的上半身,在男孩惊愕喘气的时候他微微压下帽檐表示礼貌。“快去找你的家人,小伙子,雨会变大的。”“哦,哦!谢谢您,先生。”基尔忍不住翘起嘴角,回头望了一眼小男孩跑走的身影——和他弟弟们小时候的样子太像了。

  空荡荡的左袖飘在身边像伴随基尔脚步飞翔的乌鸦,被雨淋得半湿后有些无精打采地垂下来,基尔巴特终于走到楼下。他踩着吱呀作响的木楼梯上到顶层,外套脱到一半的时候正好转个楼梯上到门口,看到站在面前的另一个黑色身影的时候基尔巴特愣了一下,继而轻笑了一声自然而然地揽过青年的肩膀。

  “等了很久?”

  文森特摸了摸鼻尖回敬了哥哥一个恰到好处的微笑,“刚下雨的时候我正好上来,还在思考要不要打伞去接你。”

  “别开玩笑了,文森,你根本没带伞。”基尔巴特一边开门一边反驳,全然不理后面的人嘟囔说什么“要是有伞我肯定会接!哥哥你怎么一针见血……”

  两人一前一后进入家门后文森特才有机会好好打量只有基尔巴特一个人住的地方:并不大的客厅兼备餐厅功能,和半开放厨房连成一体,左边是精心打理的小阳台,右边两个房间分别是洗漱间和卧室。文森特自然而然地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最软的垫子里,捏起小篮子里透亮的桂花糖往嘴里一塞含糊不清地说:“我听说你一直一个人住在这儿。要是放在几十年前,被人知道堂堂奈特雷伊家少爷住这种房子,社交场上肯定被笑得体无完肤。”

  “那是几十年前,可现在不是。”基尔很快端了两杯热腾腾的煎绿茶摆在茶几上,漂在水面上的薄荷叶像绿茵茵的春天。金发异瞳的青年吹开水面上的小叶子,盯着绿色看了一会像是自言自语地说:“那是五十七年前,我和她第一次在舞会上遇到。”

  文森特没有称呼“她”的名字,基尔当然知道是谁——那个和奥兹一样有着绿色眼睛金色头发的女孩,那个毅然决然剪掉长发像一束光一样照进文森特心里的女孩。

  基尔喝完了半杯茶,斟酌了一下语句小心翼翼问到:“呃,这么说几十年……你也始终是一个人……?”对方双手抱怀靠在沙发上盯着头顶的吊灯,嘴紧紧地抿着在思考怎样回复哥哥。“基尔我……”

  “没关系,你不用回答。”黑发青年尴尬地笑了一下,轻轻地揉乱了文森特稍微有点长的金发。他当然知道文森特迟疑和沉默的原因:弟弟曾在四十年前拜托自己找到艾达小姐,告知“文森特已死”的假消息。而那个金发女孩愣了一下,右手无意识地掐断了怀里的白玫瑰和洋桔梗(文森特让基尔带去的花束),脸上极度失望的表情却稍纵即逝。艾达抬起头自信而灿烂地对基尔笑了一下,“我会永远记得文森特先生,请替我转告。”

  既然基尔巴特天生没有桃花运他自然希望弟弟文森特能幸福,可素来以长寿著称的巴斯卡比鲁与普通人类的爱情故事终究只是悲剧。文森特的选择他当然能理解,但是心里总有那么一个声音在不甘心地喊着要反抗命运。

  “咳,怎么又谈论起这个问题了,我差点忘了正事儿。”文森特举起了手边的牛皮纸袋放在基尔膝盖上。崭新的纸袋正面有条不紊地写满了这个袋子经历过多少机构的层层检验,末尾盖着潘多拉新组织的章子。“还要走这么多程序……肯定是五十多年前留下的老东西吧。”

  年长的青年有些不满地发出一声轻哼,虽然潘多拉和巴斯卡比鲁已经达成了友好合作关系,基尔巴特也担任了联络官的职务,可谁能对这种繁荣缛节的东西提起兴趣?大概也只有雷姆能笑得出来了吧。

  只可惜再也看不到那个一丝不苟的短发男人了。每想到好友的离去基尔都忍不住唏嘘,可随着百年光阴的消磨连雷姆和夏萝的面容都有些模糊。基尔继续手上拆包装的动作,抖开牛皮纸面前是一本有了些年头的深蓝色笔记本。

  伸手摸过封面是奈特雷伊家典型的十字架暗纹,基尔几乎一下子就猜中了这个笔记本的主人是谁。他惊讶地抬起头盯着文森特红色和亮绿色的眼睛,对方满意地看着哥哥脸上的表情意味深长地留下一句话:“就当这是消磨时间的小说了,基尔。”

  

  

  ReCalling 2

  消磨时光的小说?

  自从那天文森特离开后他早就想找个时间好好看看这个笔记本,可基尔巴特日常并没有多少时光给他消磨,繁忙的工作把他一直拖到两周后的周末才有时间好好坐下来阅读。N

  那是一个难得清闲的周末下午,初夏的阳光斜斜地打在薄荷和迷迭香的叶子上,云雀藏在街道两边的树林里偶尔歌唱,基尔巴特在阳台支起折叠桌,搬来平时坐的木椅子摊开深蓝色的笔记本。

  翻开的首页是花体字签名的“埃利奥特·奈特雷伊”还夹着一支早已褪色变成深褐色的勿忘我。快速翻动一下基尔的眼前闪过黑色或者铁蓝色墨水书写的日记,掀起灰尘腐朽的味道。考虑到是五十多年的“文物”,基尔巴特的动作轻柔了下来,思考了一下带上平时的手套继续翻动书页。

  嚯,原来是埃利奥特的日记啊。

  厚厚的笔记本前几页还是埃利奥特小时候稚嫩的笔迹,越往后面笔迹越来越成熟流畅。基尔右手端起茶杯往椅背上一靠,摇晃着椅子陷入古旧纸张上的字迹里。

  xxxx年x月x日

  家里来了两个我从没有见过的男孩子,父亲让我管他们叫哥哥。可是他们身上根本没有流着奈特雷伊家的血脉!我怎么可能这样叫他们!哼!

  Xxxx年x月x日

  尝试着说过几句话之后……发现那两个新来的人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讨厌。那个叫文森特的男孩特别冷淡还拿碎玩偶吓人!可是基尔巴特看起来……嗯,是个好人!在走廊上我见到他帮女仆长格雷特小姐捡起了掉在地上的床单。一般的贵族小少爷可不会帮助女仆呢!

  Xxxx年x月x日

  今天父亲带上我们所有奈特雷伊家的孩子去参加了茶会,我,基尔巴特和文森特被分在一个桌子,而瓦妮莎姐姐跟着母亲去了另一个桌子。那个坏小子!哦对,没记错的话是威尔士家的小少爷,站在我面前光明正大地说我“小矮子”!

  我才不是小矮子!

  生气的我差点一个拳头揍下去,可坐在我旁边的基尔巴特微微直起了身子,挡住我即将伸出的手。基尔巴特比我们年长,天生就是一个高个子,还没说什么在气势上就直接压倒了挑衅的小少爷。

  对方肯定是发觉自己打不过基尔巴特!他灰溜溜跑走之后我有点得意地坐回原位,然而文森特紧紧盯着我,憋出来了一句凶狠的“跟哥哥道谢。”

  “谢……谢谢,基尔巴特……”我小声说了一句,文森特那么凶又是基尔巴特的弟弟!万一不照着好好做基尔巴特肯定会揍我吧!

  文森特还不满意似的逼近了一句“嗯,要叫哥哥。”

  …………于是那天我第一次管基尔巴特叫了哥哥……

  不知羞耻!!!

  Xxxx年x月x日

  今年冬天居然没有下雪。

  不止我非常丧气,瓦妮莎姐姐也叹气。女孩子们都很喜欢下雪的季节吧?嘻嘻当然我也很喜欢!下雪的话可以拉着哥哥们去外面的院子里打雪仗(当然文森特哥哥从来不参与我们打雪仗的活动),可以在暖炉旁边围成一圈喝热可可……

  而且下雪后的庄园白色的一片非常漂亮啊。

  所以在下午的茶会上我撑着脸对基尔哥哥和文森特哥哥提出了“想要看到雪”的想法,他们两个人居然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会一人一句地接着说:“白色的什么花朵可以做出雪的感觉吧?”“白玫瑰花瓣怎么样?兰兹华斯家的温室有很多呢。”“太贵了……”“可以采很多蒲公英!都长在路边的野草肯定不贵吧,嘻嘻嘻。”“好主意呢……”

  “吹散蒲公英吗!基尔你们太聪明了!那肯定很好玩。”基尔笑着揉了揉我的头发,文森特假装手里拿着蒲公英,“呼”地一下吹散白色的小伞。

  于是他们两个挺着胸跟我保证“一定能让埃利奥特看见‘蒲公英’雪”,之后两个人就裹得严严实实跑到外面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大概去找蒲公英了?冬天应该很难找吧。

  哇,好期待看到雪啊。

  xxxx年x月x日

  三天前基尔哥哥和文森特哥哥说了要让我看见雪,可是他们那天出去以后回来就一脸凝重都不怎么跟我讲话了。据说在路上遇到了“疯帽子先生”,然后文森特又悄悄打开了家里地下封闭的门。父亲为此大发雷霆,把他们两个人关在房间里不能见别人。

  其他哥哥告诉我不要跟那两个人走的太近,他们不是奈特雷伊家的孩子,会给我们带来厄运,让我们陷入阿比斯的深渊。

  真的吗?可是我仍然觉得基尔哥哥和文森特哥哥是很好的人啊……

  xxxx年x月x日

  父亲准备在明年春天把我送去拉特斯基学院学习,而这个日记本居然也写到了最后一页。

  基尔巴特和文森特越来越少跟我还有其他兄长讲话了,他们好像被奈特雷伊家其他人隔绝一样,冬天的暖炉聚会也没有参加。

  今年冬天下了很大很大的雪啊。

  

  ReCalling 3

  初秋的风踮着脚掠过城市边缘的小树林,穿过架着桥的小河落在湿地旁边的墓园栏杆上,撑着脸注视黑西装黑风衣的人一个接一个走出园子,像一群黑色的乌鸦在泛黄的大地上四散开来。

  这里刚结束一场并不隆重的葬礼,里奥·巴斯卡比鲁的一生并不像帝王一样被人熟知,到场的人员只有不过二十几位。在所有人离去后基尔巴特并没有跟上去,反而剩的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才慢慢从离墓碑较远的后排走到前面。人群散后的墓园安静得不像话,虽然是下午三四点可还是有一种莫名的寒意。

  基尔背着手走到墓碑前面,黑色大理石的圆润方形石头上规规矩矩地刻着金色的字迹。基尔绕到墓碑背后丝毫不意外地看见空白一片——里奥的墓碑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写着多多少少的铭文字迹。世世代代格连的墓碑都几乎一模一样,一样的名字一样的规格,连生卒日期都没有。青年忍不住想假设再过个几百年,会有人记得他真正的名字“里奥”吗?

  想到这儿他面前一下子浮现出那个深紫色中长发青年的影子,面对敌人的无所畏惧,面对各位长老的冷静判断,还有那年扫墓时的泫然泪下。就算和里奥相识并共同工作了超过五十年,基尔仍然觉得他内心还是一个小孩子。里奥强硬支撑着不动声色的样子处理巴斯卡比鲁的事情,可又有多少人知道他在没有人的晚上对着星空默念复述埃利奥特的话语。

  两个月前里奥就能预感到自己不久后的死亡,在安排好下一任格连的工作后里奥单独把一个信封留给基尔巴特和文森特,要求他们必须在自己去世后查看。

  里奥希望自己的坟墓挨着埃利奥特的。

  而文森特事无巨细地操办好了里奥的要求,在一个月里不知道与巴斯卡比鲁高层,潘多拉负责出吵架谈判了多少次。因此基尔巴特才能够在奈特雷伊家的墓园深处见到这块黑色沉静的墓碑。

  黑皮鞋踩着略微干枯的草地走到墓碑旁边,基尔也不在乎直接一屁股坐在两块墓碑之间,左手轻轻拍了拍埃利奥特大理石花纹的墓碑,右手拿出一直藏在身后的花束。

  他费了好一番功夫才找到卖蒲公英的花房,基尔甚至想过要是找不到花房不如自己沿着村边小路摘一路野生蒲公英算了,反正这野花长得也快。柔软的浅色牛皮纸扎在蒲公英外面,中部用匹配的纸绳系成精巧的蝴蝶结,衬托着白色的绒球越发轻盈可爱,仿佛风稍微吹一下就会散落出白色的绒毛。

  “对不起,埃利奥特,我是一个不称职的哥哥。”基尔巴特坐在墓碑前面庄重地开始“演讲”,“我没想到拖了这么多年,大概有快六十年了?连这么一个简单的约定都没有完成。”

  黑发青年低下头轻笑,伸手摘出一支蒲公英,嘴凑在边上慢慢吐气,让白色的小伞分散在空中。“真是……可惜啊,你不能亲自来吹散这些可爱的白色绒球了。”

  “不可惜,我们可以来帮我们的弟弟。”

  “文森特?!”基尔猛地回头,看见熟悉的金发男子微笑招手,他的右手同样捧着一束牛皮纸扎的白色蒲公英。“呼,为了找这么多蒲公英我都趴在田埂上亲手摘了……埃利奥特这小子真是一如既往地麻烦……”

  基尔当然知道文森特绝对不是真心埋怨小弟弟,一拉对方的手让金发男子坐在自己身边,“可你还是来了,带了一整束蒲公英。看了日记吧?”“我经手的东西必须要亲自确认,基尔你还不知道我的习惯?”

  文森特撇撇嘴笑了一下,转过头看向了里奥的黑色墓碑,“你们都不会孤独一人了。”他自顾自地站起来,走到几步开外举起手里的蒲公英花束,歪头冲基尔建议:“可以用一下黑鸦展翅挥舞的力量吗?”

  “唔……好啊。”基尔还不是很清楚弟弟要具体干什么,可还是抖抖手叫出灵体,“展翅挥舞吧,我的朋友。”

  他们的身后立刻出现了硕大的黑色灵体,金黄色的眼睛微微一眨掀起恰到好处的风,将二人手中的蒲公英吹的一干二净。那些数以千计的白色小伞随着风盘旋在面前的两座墓碑上空,在风力消失后都纷纷扬扬地落下来,像雪一样铺满二人面前全部的干草地。

  兄弟俩先是愣了一下,继而互相拍着肩膀笑出了声。文森特抚手扫过墓碑上的蒲公英,就像拂去肩头的落雪一样轻巧。基尔巴特微微弯腰,举起手轻声说着:

  “下雪了啊,埃利奥特。”

  

fin.


去年参加花语本的稿子,选了蒲公英www说真的这是我第一次正经写PH相关的东西,思考不甚充足可能对于基尔文森有点把握不太好。

写的时候BGM是烟花易冷!

29 May 2018
 
评论(2)
 
热度(29)
© 乙酰辅酶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