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字撸主,欢迎约稿,偶尔写文,头图by iris
 
 

【chulu】大雨将至(四十)

大雨将至·下部

It's storming

It's falling

大雨将至已经开放下部/精装全本/图本预售!

本宣试阅请点这里

预售地址请点这里

微博抽奖请点这里

警告!!!

       1.本文为架空黑帮设定,苏鲁是黑帮二当家兼任保镖,契科夫是黑帮新任首领,粗口/血腥/暴力/非主要人物死亡情节均有。

  2.并不是什么吐槽轻松的日常,其实是严肃沉重的黑帮故事

  3.搭档  @乙酰辅酶酥 

       4.铁三角无差,乌胡拉&斯考提无差

       5.含有诸多原创角色,仅为推动情节作用

2023 SUMMER 221 Hillside Boulevard, Daly City

138.

       帕维尔记不清这是奎恩死后的第几天。

       有些人就是这样,他活着的时候你觉得一切都如此理所应当的顺畅,他似乎也从不显得有多重要或者忙碌,只是在要什么的时候总能恰到好处地送到你手边。

       可是当他不在,所有的事情都像脱了环的齿轮一样再也无法运转通顺。

       奎恩的葬礼办得极其仓促混乱。奎恩死前培养的接班人不过刚被带半年,太多事务都根本不知道怎么做,只好赶鸭子上架地应付,再由所有高层为他扫尾。帕维尔每天要花比之前多三倍的时间整理和调节因为奎恩不在而留下的乱局,再多花出三个小时跟各种各样的人吵架——那些从来不需要他去操心的琐事,那些奎恩为他挡在办公室外面的琐事,如今桩桩件件都落在帕维尔的头上。

       而在一天的吵闹喧嚣后,夜晚寒冷静默的契科夫大宅里再也听不到奎恩大呼小叫却无端让人觉得放松的声音。

       帕维尔看着桌上的丝绒小盒,忍不住又想起自己生日的那天深夜。他用尽了浑身的力气才控制住自己,表面平静地叫人把奎恩从设备间里弄出来。已经有些僵硬的尸身搬动起来格外困难,帕维尔不想看他们笨拙地折腾,只好背过身去。

       身后传来“好了好了”“弄出来了弄出来了”的声音,逻辑斯蒂早已经备好了担架床,只有颤抖的手透露出他有多崩溃;苏鲁尽量轻柔地把奎恩抱起来,咬肌硬得像铁。

       帕维尔无法不注意到奎恩衣兜里的一个丝绒小盒滑了出来掉在血泊里。逻辑斯蒂匆匆地推走了担架床,伊丽莎白赶着为他包扎肩伤;他上前一步,捡起了那个小盒子,打开。

       一对素圈戒指在丝绒小盒里闪着微光,盒子里还夹了一张小纸条。

       帕维尔缓缓打开——那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求婚时的台词。

139.

       “帕沙,如果你不想见的话我可以帮你推掉——”

       “不,阿光。”帕维尔轻轻地推开苏鲁的手,“奎恩是因为我而死。我必须见她。”年轻人轻轻摩挲着衣兜里的两个戒圈,把情绪谨慎地全部掩藏起来。这是一场必须演好的戏,为了她,也为了自己。

       鲁看帕维尔准备好了才出门去叫人:“露茜娅?你可以进来了。”

       焦灼的姑娘几乎是与开门的苏鲁擦着身子冲了进去,双手撑在帕维尔的办公桌前,居高临下又咄咄逼人,语气里却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哀求:“契科夫先生,我现在需要知道我的男朋友,奎恩·斯特哈尔在哪儿!”

       苏鲁想把她从帕维尔的桌前拉开,却被首领的一个眼神制止了。帕维尔轻轻叹了一口气,安抚地看向露茜娅:“这位女士,你为什么不坐下好好喝口茶,放松一下再说?”帕维尔轻轻把一杯热奶茶推过去,卡森早已拉开了座位,“我听奎恩提起过你,露茜娅。”他

       温和而不容置疑地看着她,直到姑娘卸下所有强装出来的咄咄逼人,只剩下再也掩盖不住的担忧和脆弱。她踉跄了一步,被卡森轻轻扶着坐进了柔软的丝绒扶手椅,深深地叹了口气。

       “谢谢您,契科夫先生——”露茜娅迟疑地接过茶杯,啜了一口便放了下来,“可是,可是我真的得知道他在哪儿……奎恩他五天没联系我了,打电话也不接,他以前从来不这样的,我们也没有闹矛盾……一点预兆都没有,我怕他……”露茜娅紧紧抓着杯柄直到指尖发白,“契科夫先生,他到底怎么了?我知道他的工作总是很危险,您不用瞒着我……他是不是受伤了,我能不能去看看他?……重不重,我求求您告诉我实话……”她又是希望又是绝望地看向帕维尔,仿佛在等待一个审判。

       帕维尔看着面前的女子,感觉这次谈话远比他之前经历的任何一次都来得困难。

       他当然记得奎恩如何一边嫌弃着他和苏鲁一边拿逻辑斯蒂和伊丽莎白打趣,又是如何在每周的休息日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去赴约,到了深夜才心满意足地回来,他也记得奎恩是如何在认识她之后变得更加稳重,偶尔又会露出什么样的微笑。

       而如今奎恩已经入土,留在他身边的只有这两个戒圈。

       帕维尔忍不住看向苏鲁。苏鲁在露茜娅看不到的角度用力抿着嘴,喉结不住地上下滚动;但他还是朝着帕维尔点了点头。帕维尔收回目光,深吸了一口气,小心地说出了这个编造好的谎言:“露茜娅,你先别慌,也不要乱想。他没有受伤,也没事。他很好,只是最近局势比较乱,我们安排他去另一个黑帮做了卧底,除了与我们这边的苏鲁单线联系之外,需要切断一切过去的联系方式,防止露馅。”

       对面的女子微微睁大了眼睛,像是已经接受了这个说法,又像是想到了些别的什么;但她只是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我多想相信这是真的。帕维尔对自己说,逼着自己对对面的姑娘露出一个公事公办的微笑:“露茜娅,这段日子里希望你不要去找他,否则对你对他来说都太危险了。”他深深吐出一口气,“工作需要,十分抱歉。”

       露茜娅的眼泪一点点地漫上来:“就一定得是他吗?不能是别人?”

       帕维尔轻轻地点头,“不能是别人。他是我们里最好的。”

       “那也太突然了……”女孩终于忍不住泪水,“他怎么都不跟我说一声,这么危险的事都不告诉我一句,我都快急死了……”她接过帕维尔递给她的手帕,“谢谢您,我只是……听到他平安无事我本来应该高兴的,对不起……”

       “没关系。”帕维尔故作轻松地看了看表,“按照日程表我的这半个小时都是你的。你可以再哭一会儿,直到你觉得舒服为止。”他起身走向桌边的落地窗,看着窗外浓如牛奶的雾霭:他怕再多看着露茜娅一秒,他就会抄起枪械带着所有人去给奎恩报仇。直到苏鲁过来掰开他的手,他才发现自己的拳头握得太紧,指甲已经深深嵌入手心留下深红色的印记;他慢慢松开手指,摩挲着苏鲁的拇指。

       身后的哭泣声渐渐停了,露茜娅抽了抽鼻子才带着浓重的鼻音问道:“契科夫先生……奎恩他,是不是要去很久?”

       “是的。直到任务完成,他都不能回来,不能见我们之间的任何人。”帕维尔狠狠地咬住下唇,“所以如果你不愿意等了……我能理解。我会好好跟他说。”

       “契科夫先生,我不敢说我会等他一辈子。”他身后的声音却说,“可是只要我还爱他,我绝对不会单方面放弃。契科夫先生,我知道您觉得我不是黑道中人,也怕我等他太久,等来一个……我可能不想要的结局。”她没有给帕维尔打断的机会,“可是我会等。等到我等不下去为止。”

       帕维尔回过身,才发现露茜娅含着眼泪撑出了一个坚定的微笑。她最后一次用帕维尔的手帕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轻轻给帕维尔鞠了一躬:“谢谢您。那我就走了。”

       苏鲁没有送。他和帕维尔站在窗前看着露茜娅走出大门,与刚刚给奎恩扫墓回来的逻辑斯蒂夫妇擦肩而过,突然说道:“你是不是又坑我了?非要说我是奎恩的单线联系人,那她以后岂不是得三天一个电话五天上一次门?”他站在帕维尔身后,把额头轻轻靠在帕维尔的肩膀上,“奎恩都不在了……你让我怎么跟她编。”

       可他却听见帕维尔的声音说:“她不会来找你了。”帕维尔叹了一口气,端详着那两个戒指,“她恐怕再也不会来找我们了。”

       苏鲁沉默着掰开帕维尔的手指,把两个戒指仔细放回小盒子,拉开办公室最下面的抽屉轻轻放进保险箱,又把发愣盯着窗外的帕维尔按在自己怀里,从卷发头顶一直抚摸到背后。

       一周之内不间断的工作把两人都忙得喘不过气,帕维尔几乎每天接近黎明才睡觉,而苏鲁在太阳未升起之前就驱车前往城里处理事务。二人之间能在一起的时间少得可怜,别说一个深吻,就连一个踏实的拥抱都是从两场会面之间的空隙挤出来的。

       屋里的钟声敲响六次,帕维尔不着痕迹地推开苏鲁,低头攥紧拳头又站起来时眼睛里仍是首领的威严。“走吧,我们去和新上任的警长见面。”

       “逻辑斯谛已经在门口等着了,还有外套,外面风很大。”亚裔人紧跟一步递上大衣,帕维尔点点头踏入黄昏时光影诡谲的走廊。

       两个黑色身影连续经过透光的落地窗,在苏鲁驱动轿车之前帕维尔望了一眼落日下的契科夫大宅——竟然阴暗得透不出一丝亮光。

2025 SUMMER 221 Hillside Boulevard, Daly City

140.

       “怎么又被警方拘留了?这个月第几次了?不要跟我解释他们盯得紧,维克多你不能带趁早换别人来替!”

       “这个月的经费为什么还没发下去?现在整个黑帮等你拨款,三个小时之内我要看到钱全部到位,伤员医疗费报告我要十分钟内看到!别以为你逻辑斯谛跟我时间长我就不敢砍掉你三根手指!”

       “这回又是在哪?松树街?多少人?顶不住先撤,我再调人去撑着!”

       “雷斯利的那场官司为什么会输,是谁找的那个软脚虾律师团队?尼禄私下投资了那家律师所……为什么没人查出来报告?!”

       帕维尔·契科夫摔下手中的电话,挥挥手赶走趴在桌面上的猫咪,靠在椅子上深深叹了口气,生平第一次对苏鲁贴心放过来的冰奶茶毫无兴趣。

       他知道,自己正如苏鲁这两天说的一样变得越来越暴躁——可是由不得他不暴躁,千头万绪的所有烂摊子都堆到他的眼前。

       距离那场致命的宴会已经过去了一年半。奎恩留下的空白被几个人联手一起将将补上,整个帮派在半年后重新磕磕绊绊地运转起来,却已经留下了太多亏空和不确定。帕维尔前脚提拔三个新职员进入逻辑斯谛手下,后脚又传来五个人被暗杀的消息。Somniferum和Flamingo与UpStars的关系也再无往日的表面平和,未能重新分配的田德隆里每天都在发生着械斗,苏鲁刚在日落区完成一次侥幸的暗杀,紧接着伊丽莎白又打来电话请求前往田德隆支援。

       而最重要的余波则是,前警长德里克死后不到一周,警署便空降了一位名为尼禄的新警长调任三藩——这家伙一上任就决心彻查德里克意外死亡事件,Somniferum和Flamingo倒是左一句右一句把自己撇的一干二净,所有的嫌疑便全部推给了UpStars。

       逻辑斯谛正带着支票准备从黑礁保释几个组里的职员,尼禄便颁布了禁止警局人员与黑帮勾结的调查令,黑礁的几个替罪羊被处决得让人措手不及。帕维尔还没来得及和尼禄熟络起来,新警长又不知用什么办法游说州政府颁布了严打黑帮的法案条例,一边没收几十千克的海洛因,一边在二十几家赌场和花街大门贴上整改闭业的封条。

       所有人都暗地交流打赌三家黑帮肯定会派杀手解决掉尼禄警长,这个厉行铁腕的警长在三藩活不过一个月;可事实是,尼禄不仅一步步把几大黑帮都逼得毫无喘息机会,还从州政府得到拨款。嘉奖书雪片一样的飞来,尼禄来这里不过半年已经连升两级,风光无限;而黑帮们则在当日报纸的头版吐了一口浓痰,再抹去墙壁上同伴的鲜血。

       三藩市上空的乌云越来越浓重,夏日的阳光竟然无法钻透一分一毫。谁都预料到将会有一场电闪雷鸣的暴雨,可没人知道这场雨何时会落下。

141.

       帕维尔抬起钢笔把日程表上面的记录大力划掉了几个,笔尖几乎勾破纸面。帕维尔察觉到自己的失态,烦躁地把笔丢到一旁,抬起头时看见苏鲁在一边担忧又焦虑的目光。

       “休息一会?”抱着长刀的苏鲁用着同样疲惫的声音问道——尼禄上任后苏鲁从来没有好过过,帕维尔比谁都清楚。可是,还远不到休息的时候。

       “休息不了。我还等着三个事情落实,八个预约要改期,还有……”帕维尔疲惫地指指办公桌上一手掌高的文件,“这些都要两小时内批完。”

       “可是已经晚上七点半了,就是加班也要吃晚饭。”苏鲁不容置疑地拽起帕维尔就走,“走,我约了吉姆和史——”

       “我不是小孩子了!”

       出乎苏鲁意料的是,帕维尔头一次甩开了他的手。苏鲁愣愣地站住,控制不住地觉得有些受伤;帕维尔叹了一口气,才走上前去轻轻地抱住他:“阿光,我知道你想让我休息一下,可是……我不是小孩子了。我也不是父亲去世那年可以随便拔掉电话线就跑去酒馆喝一晚上酒的帕沙了。”他已经掩盖不住自己的疲劳,脑袋埋在苏鲁的颈窝里浑身都没了力气,“我一直想,如果我那天没有随口让奎恩过去顶班,他是不是就不会死……真的,我的每个命令都是那么多条人命。他们跟着我为我卖命,我怎么还能……跑出去喝酒。”

       苏鲁低下头,轻轻吻上他的耳朵:“帕沙,你压力太大了。我们跟着你,不光是你的责任和负担,更是为了帮你分担所有事情的。而你现在只要做到休息好——你休息好,我们才能更好的走下去。”

       帕维尔半天没说话。苏鲁甚至想要听到帕维尔对自己说“我真的好累”,哪怕一句也好——可是帕维尔没有说。他只是纵容自己趴在苏鲁怀里仅仅三分钟,然后一秒不差地直起身子已经做好了决定:“我算过了,我的日程可以排出一个半小时去喝酒,所以阿光……”他狡黠地笑笑,“我们得抓紧时间。”

142.

       每个人都能看出来帕维尔显而易见的心不在焉。

       首领的右手毫不顾忌地捻起酥脆的炸薯条,左边的手机却一直不停闪着屏幕。他在麦考伊和苏鲁开玩笑时仍然茫然地微笑,接过每一杯吉姆用千奇百怪理由递过来的伏特加,在史波克说话时满脸歉意地离席去接电话,又在十分钟后带着揉皱的衣角坐回来,眉头越锁越紧。

       “怎么了?”苏鲁悄悄偏过头问。

       “没什么事,只是心里松不下来。”帕维尔愤愤地念叨,“这群人没我一分钟都不行——我真想奎恩。”

       苏鲁几乎是半强迫地把手机从帕维尔的手里掰出来:“他们没你至少能活一个小时。现在什么都别想,喝酒。”

       帕维尔这才抬起头,听着吉姆和史波克的话题又不自觉地谈到黑帮上。拜尼禄的铁腕政策所赐,麦考伊的诊所在十几年后首次扭亏为盈,而且收益可观;吉姆同样因为急速飙升的械斗和冲突很是发了一笔小财。史波克就更不用提,他的一张铁嘴如今是三藩最炙手可热的律师,即使帕维尔要预约都已经排到了半年后。

       可是吉姆却只是又闷了一口酒,被过烈的口感辣到咋舌:“……他这回背后可有整个州的警力给他撑腰……老家伙们这次是要认真了。”

       “萨克拉门托和奥克兰的情况都不好,之前的老帮派们要么被取缔要么转入完全地下,连财务基本支出都成问题。”史波克挑了挑眉毛,“三藩只是早晚。”

       “可毕竟三藩的力量和他们还能一拼。”麦考伊说,“我可不想回到我老爸年轻时那样……他跟我说,一旦警察掌握了三藩市的所有权力,普通人就一点讲道理的地方都没有了——那群蝗虫。”他朝着契科夫点点头,“你们小心点。”

       帕维尔点点头,一边接过吉姆给他专门点的大份炸鸡一边心下一沉:就在半小时前他刚刚接到了线报,警方已经调了三个中队卷向了Somniferum的最大据点黄昏剧场。

       他想了很久曾经在田德隆发生的一切,却还是给罗杰斯报了信——毕竟,唇亡齿寒。

       可是他从未想过,UpStars竟然也有一天会与Somniferum这个昔日死敌唇亡齿寒。

143.

       昔日的契科夫大宅已经完全变了个样。即使是不重享受如苏鲁都能明显地感觉到,契科夫大宅里的佣人已经少了一半,有家有室的佣人多半都已经被帕维尔塞了丰厚的遣散金打发回家养老;久没人打理的诸多装饰品上落了灰,更多的直接被撤下了事。

       餐厅里吃饭的长桌已经换成了普通圆桌,每到吃饭的时间却再也凑不齐人——家里已经很久没人见得到伊丽莎白,而自从苏鲁在一次暗杀任务中扭伤了脚踝,就连不重武力的逻辑斯蒂都开始分担苏鲁的轮班,柯尔伯格天天把头埋在账本里,抬起头来的时候眼圈重得不能再诱惑任何一个前来消费的小姑娘——赌场的生意同样萧条,有的时候一夜过去,挣的反而补不起电费。

       连帕维尔都在一个周末看过账单后,划掉了自己的置装预算,又把饮食费用削了一半下去。

       苏鲁看得心疼,只拄了半个月的拐便又马不停蹄地跑前跑后,他们要尽力在警方之前把Somniferum的强大武力收到自己的麾下。从黄昏剧场那次围剿中活下来的每一个都是经验丰富的老油子,可即使UpStars和Somniferu组织了几次不算成功的联合伏击,也没办法阻挡警方一步步越逼越紧,宣示着他们绝不姑息的态度和不惜一切的决心。苏鲁和罗杰斯尚且会对自己手下人的损失感到痛心焦虑,可对方却似乎从不考虑这些——他们只是不断地增派人手,仿佛毫无畏惧。

       苏鲁觉得他面对的敌方几乎不是人类——他不会痛。

144.

       三个月后,文森特走进了契科夫大宅的会客厅。昔日精神矍铄的老人如今已经显得憔悴了太多,一只手不受控制地颤抖着,坐下的时候几乎要人扶。

       “今天发生的事情,契科夫先生应该是知道的。”他把一份报纸丢在桌上,和桌上原本就摆着的另一份头版一模一样:《警方剿灭特大贩毒犯罪团伙Somniferum纪实》。

       “何止知道。”帕维尔扯了扯嘴角,“罗杰斯已经被晾在大街上臭了三天了,连收尸的人都没有。我倒是想知道,新任的‘警局专案组首席顾问’文森特先生今天过来,又是要指教什么?”他抬起眼睛,眸子亮得像针,“如果是要给UpStars指一条明路,那就请回吧。”

       文森特却长叹了一口气陷在椅子里,显得他的身体格外小而脆弱:“帕维尔……我们好歹也算相识二十多年。今天我不是作为什么狗屁顾问来的,我只是作为长辈,给你最后留两句话。”他闭上眼,声音极低却坚定,

       “不要投奔警方。”

       “什么?”

       “我说,千万不要,投奔警方。不要讲和,不要让步,不要为他们做事,不要想交换利益。”文森特疲劳地抬手,那疲劳并不仅仅是因为劳累,“尼禄这个人根本是个疯子,他不留活口,为了他想要的东西可以‘牺牲’任何人,包括他自己……我以为合作可以给所有人一条活路,可是……”

       他沉默了一阵,自嘲地摇了摇头:“年纪大了,不该这么天真。”

       帕维尔侧头凝视老人如同失去人生挚爱的眼神,瞬间便懂了事情的原委。可他并不打算同情面前的人,无言地端起面前变凉的茶水,吹开水面上的茶叶。

       门外响起苏鲁急促敲击的声音,帕维尔施施然站起来摆出送客的架势,文森特也没有久留迅速离开。未等帕维尔发问,苏鲁便几步迈到桌前,咬牙切齿地摔下一封便笺:“是柯尔伯格……真他妈混蛋。”

       首领扫了一眼手下的“告别书”,混迹赌场的年轻人字迹一如既往地龙飞凤舞,内容也十足他风格的飞扬戏谑,只是当戏谑的对象换成了自己,感受便完全不同以往:

       “老大,听说你最近累得够呛,警方那边大概没少难为你吧?

       我是觉得呢,识时务者为俊杰,既然都这样了,生挺着也没什么意义。尼禄前几天找我谈过了,我觉得他的主意不错,就先带点钱过去先给你们探探路。不多,也就两千万,契科夫家还不差这点钱。

       真的,老大,跟苏鲁那倔脾气在一起久了你学他什么不好,别学他死撑啊。做不下去就别做了,警方这边听说挖了Flamingo的大厨过来,饭好吃得要命。你愿意撑着就撑着吧,咱家是不是好几周没买鲜奶油了?”

       帕维尔自己都很惊讶自己怎么能忍住没把这封便笺揉成碎片。他只是闭上眼睛深深呼吸,仿佛柯尔伯格带走的两千万和所有情报、人员架构和管理内情都不值一提,拳头捏紧又松开。他猜自己的脸色大概很难看,因为苏鲁已经一脸担忧地扶住了他的肩膀像是怕他晕过去——可苏鲁不知道的是这两周里他已经扛过了太多诸如此类的坏消息。

       他已经不会轻易崩溃了。

       帕维尔睁开双眼时已经完全无视了那封便笺,套上外套快步走出门外。“几日来叛逃UpStars的人还少么,以后这种东西不用给我看了。”他整了整领带坐在后座,和身边的伊丽莎白点点头示意苏鲁开车,“走吧,我们去赴约。”

       伊丽莎白勉强投过一个自信的微笑,拿起对讲机坚定地说:“开始行动。”

TBC

【结局倒数XD】

16 May 2018
 
评论(4)
 
热度(12)
  1. 朗月琴音乙酰辅酶酥 转载了此文字
    大雨要下了。
© 乙酰辅酶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