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字撸主,欢迎约稿,偶尔写文,头图by iris
 
 

【chulu+MK】电子迷城 SpotB1(上)【赛博朋克+哨向AU】

【标题】电子迷城 Lost: CyberneticsCity

【配对】chulu+MK无差 

【题材】赛博朋克+哨兵向导AU 

【警示】血腥暴力场景描写。文章引用以粗体标注 

【简介】发生在2059年的约克城,三个哨兵,两个向导,一个普通人以及半个机器人之间的故事。 每一篇可独立阅读 黑体加粗的文献部分为文章背景设定,建议阅读时请勿跳过XD里面有线索和彩蛋

//start a transaction

  //settingsDWG.UnitZoneSettings.CoordinateSystemCode= "Lost:CyberneticsCity"

  loadList = [

                {"spot": "B1" : "./unknown"}

  

  Spot: B1(-239, 51, 2059)

  

  

  精神图景共享计划

  ——共享、便捷、非凡(SharedConvenient Marvelous)

  W.朗克尔 B.朗克尔. SCM基金会2054-2059发展计划书. 旧金山科学学院出版社2053年

  摘要:众所周知,已消失的自然风景们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悲哀。青山绿水,沙滩海洋已经成为百年前的历史。哨兵和向导虽在人群中占少数,但其特殊卓越的能力不能被忽视。SCM基金会:采集哨兵以及向导的精神图景(成功率超过94%且对哨兵和向导群体具有普适性),通过再现还原自然场景(成功率超过98%且对哨兵和向导群体具有普适性)并让体验者融入其中。能广泛普及于大众的体验方式仍然在研发中,相信在不远的将来全社会都能体验享受自然景色的美好。

  背景:“大断电”事件至此,纵然我们的科学技术发展速度极快地满足人类的日常生活需求,但科技快速发展对自然环境的破坏非常明显。全球植被已由2014年的64%急速降至不到1%,水污染由50年前的30%扩散到96%。毋庸置疑,越来越多的自然灾害不仅侵害着人类的生存环境,也蚕食着人类的精神世界。

  哨兵和向导可谓是“天生的幸运者”。众所周知,哨兵具有远超于正常人的五感。他们可以看、听、尝、嗅以及感觉到普通人无法接触的事物。而向导具有更强大的精神力量,他们无限包容的能力使他们作为哨兵的搭档。同时,向导无一例外都是内心强大的人。哨兵和向导沟通联系的重要方式就是存在于意识层面的——精神图景。前人研究证明,哨兵和向导的精神图景无一例外为自然场景(R.Hank.1990)。同时,瓦肯科学院近年在模拟哨兵向导精神图景领域已取得卓越成就(Sarek,Amanda.2012);全息模拟技术的成熟(A.Shannon.2025),思维网络系统的建立(T.Lefse.2040),以及精神感官医学的发展(P.Simpson.2033,P.Simpson.2034),都让许多只存在于想象内的技术成为现实。本基金会通过长达5年的预实验研究,基于大量样本收集和可重复实验,正式总结提出“精神图景共享计划”。

  方法:涉及机密技术不予公开。

  结果:成功分离精神图景的哨兵占总实验的95.68%,向导则为94.56%,在分类水平上没有显著性差异。使用精神链接头戴式设备与普通人共享精神图景成功的哨兵为99.9%,向导则为98.1%,在分类水平上无显著性差异。体验反馈问卷结果可概括为:场景内所有物品均有实体感受,可观看,可聆听,可闻嗅,可触摸,且对体验者没有任何伤害。

  讨论:综合最后实验结果,基于意识层面的分离精神图景取得高达94%以上的成功率,并且在哨兵和向导两类群体中无显著性差异,说明本技术对于提取哨兵和向导的精神图景都是具有普适性的。而后续的共享步骤成功率均大于98%,同样在哨兵和向导两类群体中无显著性差异,说明本技术对于共享哨兵和向导的精神图景具有普适性。

  结论:精神图景共享计划未来可在增强与体验者互动性,降低体验者参与难度和价格上继续发展。

  

  

  

  档案级别:机密

  实验者姓名:Pavel Andereevich Chekov

  性别:男

  年龄:21周岁

  类型:哨兵

  状态:已觉醒,未匹配,未结合

  精神动物:棕熊

  精神图景:无边界的金色白桦林(94%催眠状态下由实验者亲自描述)

  预期结果:成功分离哨兵本身与其精神图景,保持原精神图景95%以上的形态

  实际结果:实验者表现■■■■■■■

  处理方式:■■■■■■■

  执行方:SCM基金会

  日期:2055年12月25日

  

  

  男性轻微平稳的呼吸变得急促,横在Chekov腰间的胳膊移走,他悉悉索索地摸出另一个枕头下面不断振动的通讯器。“吉姆。”尽管Sulu的声音很低,但浅睡中的Chekov仍然听到了他快速起床的动静。黑色高领毛衣顺服地贴着Sulu上半身的肌肉滑下,他穿了一条紧身裤子,兜帽大衣右胸的兜里装上一盒薄荷糖,穿靴子的时候他把全部绳子解开又串回去,出门时背了大容量登山包,还带了折叠长刀。Chekov只需要“感觉”就能知道周遭空间细微的变化,而他和向导Sulu的结合可以帮助他恰到好处地控制获取信息的广度和深度——一切看起来都很好。

  Sulu走到门口又折返,伸手揉了一圈窝在脚边熟睡的Polaris后才开门,关门,电子锁礼貌地说“一路平安”。Chekov企图滑入悠长的睡眠,但是刺耳的机械女声狠狠揪住他的神经,像接插头一样强迫链接上Chekov的每一个神经元:

   “生物配件校正失败,生物配件校正失败。”

  这个声音从Chekov背后传来,而紧贴在皮肤下面的小扩音器让这个声音更像从他身体里发出的。他睁开眼抬手摸索自己枕头下的便携平板,仅仅这一个动作就让他尖叫出来。

  他的一共26块人造脊椎骨发出不安的金属摩擦声,轻微摆动手臂牵扯到右边的上肢肌肉,肌肉收缩和拉扯皮肤和机械连接的地方,敏锐的传感器将微小的变化传到Chekov的神经,电信号飞速奔驰着,接二连三地刹车撞击在大脑皮层,“砰”地敲下痛觉的确认键。

  Polaris瞬间从熟睡状态切换到警惕状态,两三步跳到Chekov身边紧紧盯着他裸露的后背说:你有多久没做脊椎润滑了,Pavel?:

  “上一次是在‘塔’。”Chekov深呼吸了一次回答。

  :那是6个月前!而且“塔”已经被毁,你是说自从你逃出来以后再也……:

  “没有,我以为它能撑很久。”

  :但是它显然不行。:Polaris小小的眼睛紧紧盯着Pavel拧成团的眉毛,并小声地说。

  难堪的沉默在一人一熊之间延伸了一小会儿,Chekov先败下阵来继续找平板,指尖率先碰到它的外壳,但想要拿在手里他必须把活动肩膀,伸长胳膊——又一阵尖锐的刺痛让手掌猛地往前推过轻薄的平板,清脆的“啪”声后它落到地上。

  棕熊仰头呜了一声凑到床边,后腿挂在床上半个身子探下去,四处张望后转头说:掉到床底下了。:

  “没关系,我今天有很充足的时间来找到便携平板。”Chekov咬牙切齿又无奈地说,手脚并用像四腿蜘蛛一样“移动”向床边。窗外朦胧的太阳从地平线上移到空中,惨白的没有温度的阳光爬上约克镇鳞次栉比的建筑物们,尽情地与那些摩天大厦击掌问好。而沉默在阴影中的棚户屋们若想要亲吻阳光,必须等到正午十二点才能享受三分钟的光明,其他时间都被阴沉覆盖。语音控制灯光是只有公寓房才能享受的待遇,Sulu和Chekov家仍然是老旧的触摸控制,因此青年别无选择,只能在昏暗中全凭手掌摸索。

  虽然哨兵的发达感官帮他准确定位便携平板的位置,但身体状态和僵尸无异的Pavel Chekov捞出床底下的便携平板足足用了两小时,而且满头大汗,他甚至单手手指抓不住轻薄的器械,必须两只手捧着才能免于让它再掉下床。除此之外滔滔不绝的“生物配件校正失败,生物配件校正失败”声让他急躁得抓狂,似笑非笑地挑起哨兵敏感的听觉神经。

  “闭嘴。”他不知道在对谁喊,或许是心理作用,但是机械提示女声真的变弱了几个八度。Polaris从一摊被子里钻出来,想要拉过被子盖在Chekov身上,精神动物爪子穿过毛毯捉不到一丝实体,它丧气地趴在青年背上,用肚皮上的绒毛盖住暴露在空气中的人造脊椎。

  Chekov的上半身垂在床外面,快要垂到地面的双手啪啪按着通讯器。他权衡了一下从床边挪回中间,最终决定维持这个状态,至少这样他的手臂不用撑起来,背后的颈椎骨能好受一点。“谢了,兄弟。”他轻快地对Polaris说,然后拨通电话。

  “Pavel?”

  “嘿,Hikaru,你什么时候回来?”

  “很晚,哦很抱歉晚上不能和你一起吃饭了,我们有个活……”

  “……没关系,呃你能不能帮我带一瓶AEK-机油。”

  “你要机油干什么?”

  “我的脊椎骨疼得要命,需要润滑。”

  “那你应该用医用润滑剂或者……等等,你应该叫McCoy!”

  “不是严重问题,以前经常有……我保证,只是需要AEK-机油。”

  “……好的,你真的没问题吗?我可以让Scotty过去看看。”

  “没问题,我保证。”

  “好,拜。”

  “嗯哼,你要小心。”

  

  Sulu挂掉电话,继续整理捆在腰间的绳索,Kirk用力拽了一下保证衔接处牢固无误。“小哨兵?”他问。

  “抓紧时间,等会我要去超市……”Sulu站在天台边缘说,“带A……橄榄油。”

  “他小子什么时候学会做饭了?”坐在飞行器副驾驶的McCoy探出半个身子,用充满毫不客气的讽刺的语气反问。

  “不一定是做饭,Bones。”Kirk眨眨眼舔舔嘴唇,将Sulu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哨兵和向导嘛……你知道的。”他金棕色的眉毛上下抖抖,飘到嘴边的黄色笑话撞上Sulu挑起的眉毛后恰好收住。

  当然,McCoy和Sulu都知道Kirk想说什么。

  于是我们的好医生低笑一声说“幼稚”,继续钻回车厢里捣鼓,Sulu连白眼都懒得翻,右手按在腰间的手柄上,左手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起。他的手指做出致意的动作,向身后二人说:“回见。”

  紧接着Hikaru Sulu迈出左脚,就像他曾经做过几百次那样,踏进万紫千红的夜空。

  

  黑色的夜空下绵延而去如同巨兽般匍匐的城市,像刀子一样的冷风硬生生刮在脸上,几乎要切出斑驳的伤口。千姿百态的霓虹灯从天边翻滚而来,这边黯淡那边又再次亮起。洁净的玻璃窗倒映着这些摩天大厦的身影,六边形的玻璃映着对面那座1867层的双子塔,而双子塔的外墙玻璃礼貌地展示着左手边的金色大楼。

  Sulu像一粒渺小的黑沙子,和千万尘埃一样飘散在约克城的空气里。重力加速度疯狂地将他往下拽,他双手贴在身体两侧,微微偏头望向泛着紫光玻璃中的自己——凌乱的黑色短发被冷风吹得更糟,靛蓝色、洋红色和明黄色的霓虹灯接连切换而过,晃得Sulu干脆闭上眼,默念“10,20,30……”

  当他的脸还有不到6厘米和呼啸而过的飞行车亲密接触时,腰间的弹性绳延展到最长,极大的弹力瞬间转换成拉力。Sulu停滞了0.01秒,头发丝上的水雾拍打在飞行车的玻璃上,或者蒸发在车后热气里。他忍住了恶作剧似的和车里人打招呼,弹性绳便疯狂地收缩,将他往上拉。

  双子塔里的小职员恰好从电脑上抬起头,看见对面大楼外一个模糊的男性身影。“又有人在玩高空蹦极。”她短暂地想着,又把头埋回修复不完的程序bug里。

  

  “嘿嘿嘿男孩!第684层!你快错过了——”

  “当然,不!”Sulu朝耳机大吼的时候同时抽出腰间的长方形感应器,他的手掌与皮肤识别材质完美契合,千分之一秒内弹射出漆黑的刀刃。Sulu最后的尾音合着玻璃的碎裂声,轰然爆炸在Kirk的耳边。天台的青年捂住耳朵把耳机扣下来,麦考伊敏捷地接住小耳机贴回自己耳朵上。

  “报告你的位置,向导。”

  “AATON电池公司684层前台,”Sulu说,夹杂着踩碎玻璃,锋利钢刀劈开机器人的肢体以及液体喷溅的声音。“你好,鲜花速递。”

  黑发青年对前台战战兢兢说不出话的招待员捧上左手娇艳欲滴的人造玫瑰,假如无视他右手握着的仍在滴荧光粉液体的黑色刀刃,Sulu的职业性微笑堪称完美。“顺便,请问您能告诉我数据库的通行密码吗?”

  前台小姐在惊愕中战战兢兢地递出一张门禁卡,而Sulu接过后不仅说了声“谢谢”,还把人造玫瑰轻巧地放在前台桌上的空杯子里。

  “我甚至能想象出Sulu脸上的标准微笑。”麦考伊打了个寒颤,做出假装呕吐的动作。“既然要抢劫不如来得直白一点。你有见过哪家鲜花速递是劈碎了一整层玻璃窗并且还捅穿两个保镖机器人送货上门的?”

  “在我这儿独此一家,”金发青年喝着冰可乐看监视器传来的画面,噼里啪啦在键盘上敲着字说:“Enterprise速递,送货上门。”

  “疯子。”

  “你也是其中的一员,Leo。”Kirk得意地说。

  


【文章已归档到合集方便查看XD】 【顺便有人能告诉我代码到底正确怎么写吗23333】 【以及好奇问一下,是希望以后保持一定量的周更,还是更完整一篇(更新时间不定)

13 Jan 2019
 
评论(14)
 
热度(28)
© 乙酰辅酶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