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字撸主,欢迎约稿,偶尔写文,头图by iris
 
 

【Jim/Sulu/Chekov无差】三句话

【标题】三句话


【CP】Jim/Sulu/Chekov无差


【级别】G


【摘要】发生在钻井平台的跌落事件【具体参照电影ST11】后的几天,苏鲁一直感觉他在坠落


【警告】三黄蛋无差,恋人关系确定,注意避雷


纯粹放松脑子写的小糖段,what plot?


Sulu is falling and James is missing.


“提前休假申请……还是回洛杉矶老家,三藩市不好吗?”吉姆吸溜着杯子里的滚烫咖啡,右手在PPAD上划过苏鲁的申请书,意外地发现结尾处已经签上了星联总部的批准。


“严格来说这是一个挺长的停职期,”苏鲁摸了摸鼻子笑着说,“我想离星联远一点。”


吉姆挑起了两边眉毛,放下咖啡杯盯着他:“你什么意思。”


“不是说你,吉姆。”苏鲁的声音柔和了一点,“是我自己,我发现瓦肯星上发生的事情对我影响太大了。”


是那次跌落平台的事情。


舰长拉过苏鲁的手,逐渐握紧,传递着摸完咖啡杯后的温度。“那件事已经过去很久了,这里有很棒的心理医生,我和帕维尔都可以帮你……”


“我很感谢你们在前一段时间对我的帮助。”苏鲁有意往后退了一步,脸微红地迅速抽走自己的手,“但是很抱歉吉姆,我还是想回家。”他快速地在吉姆脸上亲了一下,一转身跑出舰桥。


他陷入了昏天暗地的旋转,他抓着苏鲁的外勤制服,模糊的面罩后面是苏鲁惊恐的双眼。耳边呼啸而过空气被撕裂的声音,无限拉长又猛然消失。


吉姆感觉自己什么都抓不住,只能拼命把苏鲁埋在自己胸口。


然后他们重重砸在了地面上。


“嘿!想什么呢,舰长?”帕维尔的声音很清脆,拉回了沉溺在坠落回忆中的吉姆。“为什么阿光要回去,企业号和我们不好吗?”


吉姆紧紧盯着关闭的电梯门,突然站起身抓紧帕维尔的双臂。“苏鲁不能回去,我要拦住他……”“你在说什么,吉姆?”帕维尔瞪大眼睛看着舰长,“那是阿光自己的选择,他想回去休息……”


“但是他……他背叛了我们!”吉姆脱口而出这句话,背叛两字显然吓到了帕维尔,他狠狠推开吉姆的手,丝毫不惧地上前一步,短粗的深色眉毛扬成八字,一字一句清楚地说:“我觉得你需要去做一个心理咨询,舰长。”


“你以为你在照顾苏鲁,你在关心他,拜托,你只是无法忍受看不到他。”


“你不知道苏鲁的噩梦!是他从该死的平台上掉下来!”


“是的是的,”帕维尔皱起眉毛甚至有些不耐烦,“我还知道是伟大的吉姆 柯克抱住了苏鲁光。”


“但是詹姆斯,”他双手抱在怀里露出不属于17岁成年人的成熟,“有时我们过于在意一个人,并不见得有正向作用。”


帕维尔微笑起来,“阿光真的只是需要独处一会,你也是。”


帕维尔伸手摸到吉姆后脖颈,按在自己不够结实的胸前,“别忘了,是我接住了你们。”


And Chekov will get both of them.


苏鲁离开后的舰桥和平常并没有什么不一样,只是偶尔吉姆和大副交谈完下意识往左前方看的时候——那儿坐的是一个年轻的姑娘。但是紧接着吉姆会把视线移到右边,心有灵犀似的,帕维尔总是会刚好捕捉到他有些动摇的深蓝色眼睛,再报以足够温暖的微笑。


头两周吉姆还会偷偷在PPAD上定位苏鲁的位置,帕维尔翻个白眼直接拿过他手里的PPAD说:“如果苏鲁不想让你知道他在哪儿,绝对没有一个人能找到他。”


吉姆丧气地坐在床边晃着脚,他第一次不想收拾行李享受难得的登岸假期。叼着叉子的帕维尔递上以往三个人分享的大号奶油蛋糕,凑过去咬了一小口仰面躺回床上。


“灯光10%。”


他们回到岸上三周后的某个早上,帕维尔一边揉酸疼的后腰一边套上很明显大一码的衬衣拉开家门,迷迷糊糊地手里接下一张纸质明信片。青年拎在眼前看了至少一分钟,屏住呼吸把明信片背面的内容读了三遍,尖叫一声晃醒吉姆。


吉姆被“契科夫炮弹”砸中,惊恐地从床上翻下来以为是克林贡入侵,他定睛看向捂着嘴笑的帕维尔手里的明信片。


正面是一张烂大街的洛杉矶风景照,反面的空白只有两行手写地址:一行是他的,一行是他没有去过的地方……


以往精明的舰长显然还没从起床气中清醒过来,帕维尔的眉毛拧起来,气呼呼又无奈地双手夹住吉姆的脸:“H-I-K-——”


“……!!!我们现在去接驳站……不不不,先去商店,还要收拾行李——”吉姆把鸡窝一样的头发揉得更乱,无视了笑得滚在床上的帕维尔开始往床上扔衣服。


帕维尔吸满了一口衣柜中粗糙柔软的棉布味,仰平在床上慢慢说:“吉姆啊……你说……我们会不会是要去见阿光的父母,我记得他还有姐妹。”


吉姆·柯克突然不想去洛杉矶了。


Everytime and everywhere.


当吉姆和帕维尔站在明信片地址所写的两层小楼前,两人默契地面面相觑——这里太安静了,不像一个五口之家该有的样子。


夜幕星河从远方慢慢垂落到城市,从神秘的紫色渐变到深橙色,完全相反的颜色却能融合得莫名柔和。


可苏鲁家只有门口前有灯光,帕维尔扒在围栏上往后看,隐约看到像是温室的地方。


“你觉得我们该给阿光打电话吗?还是……”


“苏鲁光——开门——啊——”吉姆身子往前一探毫不掩饰地超屋后喊,“直接叫他就行,阿光一向直来直去。”


“咔哒”一声围栏门打开,吉姆吹了声口哨说:“把我的声音提前录入开门密码,挺浪漫的。”


“然而我还是觉得我们像……私闯民宅。”帕维尔警惕地看了一圈,最终总结性地说:“家里没人,也许他出去了。”


“你觉得苏鲁会在出门前忘记关温室的门吗?”


于是两位不请自来的拜访者,轻手轻脚顺着温室的门缝溜进去,笔直的小道指向小茶几,和旁边的躺椅。


苏鲁歪歪斜斜地躺在椅子上,手里松松地放着摊开的书,温室里的蝴蝶停在他的肩膀上。察觉到吉姆和帕维尔时,小家伙们四散纷飞。


他们从未见过苏鲁光如此放松的样子,绿得滴水的草木,停驻在叶片上的蝴蝶,还有苏鲁平稳的呼吸,交融成一副极其易碎的珍贵图景。


帕维尔和吉姆都停下了脚步,没有人伸手向前,好像他们一碰就会碎成千万片水晶。


“你知道叫醒睡美人的方法吗?”帕维尔小声捅捅身边人。


“当然。”吉姆低声回答。


两片轻柔的吻同时落在苏鲁的左右脸颊,一高一矮两位青年低头看着亚裔人哼哼一声,上半身左右扭动越发用力地挤着眉毛。


他同时看到了两对截然不同的眼睛,一边是大地上浓郁的深绿,一边是头顶清澈的苍穹。


“你们总是能找到我。”


“每一次。”


帕维尔和吉姆说。


end.


纯粹放松脑子的小糖段


我觉得苏鲁就是会在所有人使用网络通讯的时代寄一张纸质明信片,老土守旧又浪漫


很难说钻井平台的坠落事件,以及后面瓦肯星的毁灭对他们三人谁的影响更大一点


但是他们总是在一起









15 Dec 2018
 
评论
 
热度(7)
© 乙酰辅酶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