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字撸主,欢迎约稿,偶尔写文,头图by iris
 
 

【chulu】大雨将至(三十九)

要进入结局阶段了,风雨欲来【笑】

朗月琴音:

大雨将至·下部


It's storming


It's falling


大雨将至已经开放下部/精装全本/图本预售!


本宣试阅请点这里


预售地址请点这里


微博抽奖请点这里


警告!!!


       1.本文为架空黑帮设定,苏鲁是黑帮二当家兼任保镖,契科夫是黑帮新任首领,粗口/血腥/暴力/非主要人物死亡情节均有。


  2.并不是什么吐槽轻松的日常,其实是严肃沉重的黑帮故事


  3.搭档  @乙酰辅酶酥 


       4.铁三角无差,乌胡拉&斯考提无差


       5.含有诸多原创角色,仅为推动情节作用






    134.


    帕维尔从走上赌桌那一刻起就开始观察周围的每一个人,观察他们的牌风、松紧,观察他们所有的习惯性动作和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怪癖。每一个人在他的眼睛里都透彻如明镜,毕竟赌博需要的从来不止是运气和计算,更是对对手的了解。而斯捷奇金,帕维尔确定地想,他一定是一个有过人之处的异能者。


    一晚上几十上百局下来,斯捷奇金的牌运乍一看上去仿佛出奇地好。在他赢得的四十八局中,有高达四十局没有进行到荷牌圈,他的所有对手便已经全都弃牌,独留他一人坐拥桌上的所有筹码。纵然每一局发生时帕维尔都确实觉得自己的手牌无法与斯捷奇金抗衡不如及时止损,可是现在算下来,斯捷奇金拿到好牌的概率似乎未免太高。


    他在偷鸡。


    不仅是偷鸡,而且是习惯性偷鸡。


    偷鸡的虚虚实实之间让人无法确定他什么时候手里捏着真正的大牌,什么时候只是虚张声势。可是偷鸡的次数多了总有迹象,对于惯于诈唬的人,牌桌上的聪明人们也自然会早有提防。帕维尔认真回顾了一遍之前的牌局,却发现他的行为毫无规律可循,唯一的共同点就是——每一次自己都切实地相信,他真的拿了好牌。


    帕维尔再一思考,发现剩下的那八局显得更加阴狠——他坚定地示敌以虚,引诱对手不断加码试图逼退他,却一直跟到最后;翻开底牌,斯捷奇金的手牌总能恰恰比对手高出一点,仿佛是运气所致——可是帕维尔回忆着自己输掉二百万筹码的那一局,自己当时的所有观察都再明显不过地告诉他,斯捷奇金手里根本没有大牌!


    所有的分析在帕维尔的脑袋里契合流转,西尔维娅已经开始发出公共牌;他抬起头看着斯捷奇金眼里无比真切的胜券在握,突然灵光一闪——


    如果他的异能,就是“伪装”本身呢?


    他看向斯捷奇金带着几分熟悉的脸,对方的每一个得意和失落都在帕维尔犀利的异能分析中分崩瓦解。


    


    135.


    斯捷奇金望见赌桌中间的红桃10,J,Q,K时,大脑稍微一转,便发动异能摆出胜券在握的微笑,果断推出自己面前所有的筹码。


    自己的底牌不过是两张K,即使连上公牌也只是三条而已。周围的观众都在期待桌上的其中一人翻出皇牌同花顺,虽然他很清楚自己完全不可能组出那套牌,但只要所有人和帕维尔·契科夫相信就足矣。


    他不需要一口气赢得帕维尔的全部筹码,他只需要在此轮逼迫对方弃牌,捞走赌池中的金额,再如法炮制一点一点蚕食鲸吞掉契科夫家的财产。


    曾经的一切嫉妒不安都将化得粉碎——而斯捷奇金·契科夫将成为契科夫家新的王。


    “帕维尔,我亲爱的小侄子,你还是太嫩。”斯捷奇金解开衬衣的第一颗扣子,把腿翘在桌子上狞笑地望着对方。“怎么了,你不敢下注了?”他故意让荷官把四张花色数值极大的扑克牌展示给周围观众,坐回位置上一字一句地说:“那我就……再加一注。”


    西尔维娅微微惊讶地睁大眼,才微笑道:“可是,您已经All In了。”


    “真的吗?”斯捷奇金笑了笑,“我这次加的,是我的性命。帕维尔·契科夫,你敢不敢跟?”


    帕维尔凛冽地抬头对视,望着深绿色的眼睛在众人喧哗后的安静中一字一句地回应:“我也压上全部的筹码,以及,我的性命。”


    全场哗然。谁也没想到在今晚的生日宴上竟然真会看到有人赌命,赌命的竟然还正是生日宴的主角!我的老天,那可是真的太刺激了——如果帕维尔真的输了,斯捷奇金不仅将会成为新的大鳄、UpStars的新首领,而且他们还可以见证昔日的黑帮老大如何把自己的命输掉!


    紧张的、激动的、兴奋的、恐惧的窃窃私语轰一下爆发出来,又在急切焦灼的气氛里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盯着双方手中的底牌,无论那四张牌翻开是什么,三藩市的风云都将会经历一场巨变。


    可是坐在风暴眼中的帕维尔的脸上却依然波澜不惊,analyze帮他看穿了斯捷奇金的伪装,所有的犹豫思考和眼底藏着的自信得意在他的眼里都不过是一场海市蜃楼。他的叔叔此轮的底牌绝对没有那张梦寐以求的红桃A,他们中没有一个人可以翻出皇牌同花顺。斯捷奇金的再次加码不过是想逼得帕维尔弃牌,从而收走赌池中的金额。


    然而帕维尔手中才是真正的大牌,仅次于皇牌同花顺的大牌,他又有什么理由不压上全部?


    一大一小两只手同时衔住自己的底牌,翻开朝上时将结果坦坦荡荡地公布在所有人眼下。




    136.


    “不,不不不,这不可能……”斯捷奇金颤抖着摘下眼镜,几句低头的嘟囔自语中还夹杂好几个俄语单词,变了调的口音与之前抑扬顿挫的英语完全不同。他狂乱地揪着精心打理的短发,再次抬头瞪着帕维尔时宛若一头暴跳如雷的公牛,手掌杂乱无章地摆弄自己的底牌和中间的公共牌,可是他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抽出比帕维尔更大的牌面。“这不可能,你一定出了老千!!!”如同全身骨头被瞬间抽走,男人跌坐在椅子里,大口喘气如同一条脱水的鱼。几秒后在人群的喝彩喧哗中,他又猛地跃起踩在赌桌上,从怀里抽出一把P99对准帕维尔。


    “我已经看穿你的伪装了,斯捷奇金叔叔,不得不说你的异能碰上我真的就像盾碰上矛。”帕维尔轻笑着摇摇头,极力压着激动和膨胀朝对方坦白,面对下一秒就扣下扳机的手枪丝毫不动。


    潮水般的喧哗喝彩中没有人能看清苏鲁的动作,只能看到一个旋风般的纯黑身影从帕维尔身后跃上深绿色的赌桌。踩碎的塑料筹码飞蹦到桌外,暗红色的刀鞘中赫然亮出明晃晃的长刀,笔直地朝斯捷奇金的手枪落下。


    乌黑的枪管断裂砸在桌上,同时弹膛爆发出巨响,燃烧的火药碎屑扑面而来,冲击波几乎要掀翻斯捷奇金。依然举着枪的斯捷奇金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落在毛料大衣上的小火苗立刻迅速燃烧,他尖叫着左右环顾求救,然而没有一个宾客愿意帮助这个输掉一切的男人。当苏鲁微微向后退准备返回帕维尔身边的时候——只有他看到一颗子弹笔直地穿透斯捷奇金的左胸,把精巧的北斗七星胸针射得粉碎。


    炸膛的火花燃尽后斯捷奇金僵硬地倒在扶手椅上,新鲜的血液混着模糊焦黑的上半身让人纷纷躲避。德里克上前望了一眼,猛然转身狠狠指向苏鲁:“是你,是你杀了他!UpStars的人杀了自己赌场的客人!”


    “不……”苏鲁还未反驳,一声更加清晰的枪响击穿歌舞升平的夜晚,Elysion的所有灯光应声熄灭。


    一瞬间的寂静之后,所有人都开始惊慌奔逃——因为随之而来的不是一声两声枪响,而是来自四面八方根本分不清来自哪里的一整片枪声。


每个人都在奔跑,每个人都在尖叫。高跟鞋狠狠地踩在水晶项链上滑开,香槟塔变成了整整一片碎玻璃和液体的残骸,堆积如山的筹码被推倒撒了一地,百元大钞上的总统头像上溅了不知道是谁的血。前一刻的调笑全都变成惊恐的大叫,贵妇散乱了头发,大鳄失落了背带,一时间没人顾得上姿态,只记得拼命朝着大门拥去。


    而在这样的混乱里,倏然间突出了一个清亮利落的女声:


    “我们被埋伏了,全员反击!”


    伊丽莎白转身拉过逻辑斯蒂,右手顺畅地把他的脑袋往赌桌下面一按,直接躲过了飞过来打穿一叠扑克的子弹;她半点没犹豫,右手一探便从大腿根摸出一把手枪,掌心一转之间间不容发地砰砰还击回去,留下二楼走廊一声人体软倒的响动。伊丽莎白抬头一望,在慌乱的人群中隐匿的十八个杀手便已被她数得干净,左手几个手势之间,战斗部门早在待命的各小队已经潜伏到位;然而就在此时,至少五声枪响,直逼他们二人所在的方向。


    伊丽莎白顺势朝后一倒,一个后翻起来时原本为晚宴准备的细高跟已经被甩开,左手仍在开枪的同时右手已经探向了赌桌底,再举起来时已是一把弹夹装满的自动步枪——她朝上一举,和钻出来的逻辑斯蒂一起织起了一片火力网。


    “跟我来,我知道配电室在哪儿!”柯尔伯格拽着维克多逆着人流一个劲地朝里走,身边的尖叫哭泣从耳边飞速掠过顾不上管;维克多随手扶了一把一个险些摔倒的少女,抬眼一望便锁定了那扇门:“是那里吗?”“没错——小心!”


    一发冷枪擦着维克多的身子钉进了暗金色的墙纸,可比下一发子弹更快的是年轻人扬手之间钉进杀手额头的匕首。


    隔着苏鲁的肩膀,帕维尔眼看着宾客们仓皇逃离只留下变成战场的Elysion,几秒钟前赢得赌局的狂喜和骄傲已经彻底消失,取而代之的只有心里泛上来的寒冷。这么大的场面出了这样的事,UpStars是怎么都没办法压下来的了,无论结果如何日后在三藩都绝不会好过。帕维尔还记得那发打进斯捷奇金胸口的子弹,那说明想要他叔叔命的另有其人——可是比起将来,眼下的局面也已经足以让他的狂怒燃烧得过了限而变成冷漠。


    在他的宴会上出现了杀手,杀的是他的人,如同一记响亮的耳光。


    “别出声。他们是冲你来的。”苏鲁把帕维尔护在射界的死角里,小心翼翼地探出半个脑袋窥探外面的情况。被伊丽莎白调来负责这次宴会的都是一把好手,可来路不明的那群杀手同样不可小觑,战到了乱局,一切排兵布阵都终于让位于最基本的运气。


     整个大厅里四处都是流弹,自己人往往伤在自己人的枪下,辨不清身份的人在打,UpStars的人在反击,警局的人在弹压,Somniferum的人被流弹击中忙着骂骂咧咧地找仇家,Flamingo的人一边逃窜一边瞧准机会补上两枪顺便祸水东引,喧闹拥挤地纠缠成一团,间或传出极痛的哀嚎;所有人都在朝着帕维尔之前所在的赌桌逼近过来,战圈越缩越紧。


    炸膛发生的那一刻苏鲁便已经开了异能把帕维尔带到了相对安全隐蔽的一角,可毕竟不是隐身,这个角落最多能再撑十分钟便会被彻底发现。


    而UpStars直面着杀手80%的战火,已经快要支撑不住——已经不是说什么冲谁来的的时候。


    帕维尔和苏鲁对视一眼,一同滚出了掩体,极端的默契已经让他们之间不必多说:苏鲁的长刀快得看不见影,不断地围绕在帕维尔的周围朝着一切敌人劈砍下去,同时荡开可能对首领造成威胁的流弹;帕维尔端住了枪手指一丝不颤,朝着隐匿在角落里的冷枪手们夺命一击。握着手枪看着在自己身畔游走的苏鲁片刻之间便劈出了一个巨大的安全圈,帕维尔才终于找回了冷静思考的能力,异能前所未有的铺展开来——


    “是警方的人。”


    “什么?”苏鲁大声地回答,将一枚子弹狠狠地削飞,回头去望帕维尔;


    年轻的首领大吼:“是警方的人!”


    然而一声轰隆的爆响盖过了帕维尔的话,Elysion的整个西北角几乎都被炸了开来,烟尘和震动让所有人都停滞了片刻。


    就在这样的安静里,二楼的走廊上突然跌跌撞撞地闯出一个人影,胸前全是血。


    他像是要休息一样地伏在扶手上——然后栽了下去,一头撞在了深绿色的赌桌上脑浆迸裂。


    那个人正是三藩市的警长德里克。


    没人记得清那一段难耐的沉默持续了多久。苏鲁插刀入鞘的声音惊醒了所有人,紧随其后的是最后的几个杀手也渐次倒下时肉体滑落的声音;Elysion里突然起了一阵骚动,这一次却再不是之前的激战——无论是警方还是其他两个帮派的人们都飞快地四散逃去,一时间整个会场里只剩了UpStars的人,空静得可怕。


    空气里全是血腥味、火药味,与还在飞扬的尘灰。


    和德里克仍然大睁着的双眼。




    137.


    “损失报告。”帕维尔走得飞快,语调仍然平稳无波,可苏鲁能看出来在年轻首领平静的外表下,他的内心已经几近疯狂。他随手接过手帕擦掉溅在脸上手上的血,毫不在意地随手扔在地上,嘴仍然没停:“伊丽莎白负责人员损失报告,精细到每个部门每个小队每个人,他们的职责,紧急联系人,死伤者最近三期的评估报告。伤了的那些奎恩安排医院,危重伤不要耽误。逻辑斯蒂,尽你所能去搜集其他组的伤亡,尤其注意德里克死了之后会有什么变动。苏鲁今晚留下查弹道,务必查清楚警长是谁杀的,我们要给一个说法。柯尔伯格帮奎恩评估赌场的财产损失,报告明天天亮我就要看到……”


    身边的人一个个应诺离开,连向来寸步不离的苏鲁都已经开始研究德里克的尸体。帕维尔一偏头,却看见柯尔伯格仍然跟在他身边欲言又止:“有话就说,时间很紧。”


    柯尔伯格张了张嘴:“奎恩他……不在。”


    “他不在?”帕维尔猛地扭头,“现在这个时候你告诉我他不在?他人呢?”


    柯尔伯格咽了口口水,语音还尽力保持着稳定:“是的,事实上……自从老大您上了赌桌,奎恩那边就再也没和我们联系。”


    “那些警方的人……是从西侧后门进来的。”帕维尔缓缓站住,终于意识到了整个乱局的真相。他站立不稳地后退了一步,又极快地推开了柯尔伯格试图扶住的手,再迈开步子时已经变成了另一种节奏:“在场所有人,一切事务暂停,先给我找奎恩·斯特哈尔!不管在哪儿!不管多久!不管……”他被自己哽了一下,最后的两个字仿佛气声,“死活。”


    他们拉开每一扇门,翻过每一具尸体,帕维尔被众人夹在中间,心里却完全不似当年在田德隆一样坚定,只觉得不断往下沉。苏鲁暗地里握着他的手都没办法让他镇定下来,帕维尔只觉得不敢想象任何一种结局。


    然而结局总是会来,不顾任何人是否抗拒。


    柯尔伯格从前面跑来,在帕维尔面前住了脚:“老大,您大概需要……过去看一下。”


    首领快要把苏鲁的手攥出血。他站在设备间打开的小门前,门里蜿蜒出来的血迹缓缓浸没了他的鞋底。


    帕维尔最信任的内务总管、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奎恩·斯特哈尔被蜷起来塞在设备和按钮之间,脖颈和胸口的刀伤血痕触目惊心。




TBC.






-----------------


你们知道我憋这段憋了多久吗!!!!我终于把这段写了!!!


疼得我好爽!!!!!!!


奎恩小天使真的应该算是我最喜欢的原创人物了,RIP_(:з」∠)_

11 May 2018
 
评论
 
热度(11)
  1. 乙酰辅酶酥朗月琴音 转载了此文字
    要进入结局阶段了,风雨欲来【笑】
© 乙酰辅酶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