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字撸主,欢迎约稿,偶尔写文,头图by iris
 
 

【chulu】深蓝 Cyaline【06+07】极地考察队与超能力AU

05前情戳我

【标题】深蓝 Cyaline
【配对】chulu+McSprik无差
【题材】极地考察队与超能力AU
【简介】超能力者帕维尔·契科夫前往北极成为联邦极地考察队的实习生。他与曾经的正常人生活格格不入,然而企业号上的超能力者比他想象的还要多……
【补充】1.超能力设定灵感来自00Q文【防火墙系列】,文中提及超能力与原00Q文均不同,仅参考原文设定形式。

2.::标点内对话发生在意识空间,不是实际对话



       06.风暴

  北极星会迷失方向?可笑!

  契科夫每每想起苏鲁的话,总是嗤之以鼻地哼气。

  拜托,他可是北·极·星,是最稀少,最强大的领航员。不管是广阔无人的荒漠,或者冰封千里的极地,他们总是能在迷雾中找到正确的方向,指引人们到达目的地。因为他们生来如此。

  两人在登岸假期剩下的时间过的飞快,第四天他们开始采集杏子和收起藤架上的绿豆,剩下两天苏鲁倒出上一次做好的果酒,又着手新做一批。那些淡橙色的杏子酒让契科夫想起年少时在家乡的日子。一周后的傍晚苏鲁关上“花园”的大门,开车绕过来时的小路顺着夜幕降临的港口回到启程的地方。

  几乎是一回到船上,苏鲁就被乌胡拉塞了一叠工作计划表,朝两人撂下一句“明天早上八点开会”,又继续转向隔壁吉姆的房间。

  苏鲁望了一眼计划表眉毛塌下,有些遗憾地拎着袋子对契科夫说:“我本来想拿一些礼物给她,但是所有人只要一回到企业号就会忙得团团转。”

  “只有这样才能显出登岸假期的珍贵。”契科夫理解地回答,他拍了拍苏鲁的肩膀,不出意外地看到那只蓝鲸已经开始下潜,嘴里偶尔吐出几个泡泡上升浮到海面。“接下来你会整天呆在海底,我又见不到你了。”苏鲁的半个身子已经穿进潜水服,但是他停在那儿狡黠地眨眨眼回答契科夫:“你总有方法找到我,不是吗?”

  青年笑了起来指指自己的头部:“你在海底的动作我都看得一清二楚,不许再出现以前那样的情况!”

  全副武装的苏鲁右手比成“OK”,信步从舱底出口游入深海。契科夫趴在玻璃窗内看着苏鲁身后的气泡越来越少,连接他的绳索也伸向黑暗未知的海底。

  但这次看着苏鲁下潜,契科夫没有一点担忧,由北极星分散出的极小一支银光连着蓝鲸的右鳍,在意识空间里架起稳定的桥梁。只要超能力施展者愿意,契科夫可以和任何生物建立起意识层面的桥梁。北极星的长线不会因为距离太远而衰退减弱。分叉出的细支相对独立,正常工作也不受到干扰,常说的“三心二意”实践起来就是这样简单。

  

  契科夫一如平常地坐在企业号的监控台前,游刃有余地扩散北极星的超能力,扫描航道的冰山情况,判定行驶方向是否按照路线,偶尔再抬头观察天空的迹象。在思考闲暇之时契科夫也会额外关注一下和蓝鲸的连线,确定海底的苏鲁光只是收集收集标本或者拍拍照片,没有妄想抬出脚迈向深渊。

  假期后的开工平和得让人不敢相信,出航后三个多小时大家也没有了紧张,在柯克两三句起头后聊起各自假期。

  远航于北冰洋的冷意很快被地中海的葡萄园,冰岛的硫磺温泉和挪威的温室花园冲淡,海底的苏鲁甚至也偶尔纠正契科夫的一两个词语。

  因此当舰桥中心的红色警报响起时,契科夫愣了三秒,直到柯克狠狠拍了一下他的后背:“集中注意!企业号需要你的能力,帕维尔!”

  不需要警报的警告,企业号上的所有人都通过舷窗看到了外面震撼的景象——原本平稳的海面毫无征兆地刮起雪尘,在短短几秒内凝结成冰晶砸在窗户上。风撕裂空气的刺耳声音令人毛骨悚然,远处的天际似乎还刮起了海龙卷,直直向他们逼近。

  “该死,天气预报今天是晴天!”

  “这是什么鬼东西……”

  “绕开这片海域。”史波克两只手快速计算,坚定地朝契科夫点点头,“你来制定新的航线,契科夫先生。”

  契科夫轻轻咬着嘴唇闭上眼睛,让北极星顺着指尖轻盈落在属于超能力者们的视野里。乱流和不稳定磁场干扰影响视野,原本清晰可见的经纬线扭曲,断裂,或者消失,北极星的分支们像一桶撒入圆盘的豆子,杂乱无章地四处蹦跳。

  :听我的。:超能力者微微皱眉用力拽住胡乱逃逸的北极星,眯眼在杂乱空间里搜寻方向。

  飓风边缘的强风如同刀子割过企业号的船体,飞溅竖起的波涛几乎要浇过头顶。整艘船都在不安地摇晃着,这艘船号称能抵御15级的海浪,但窗外已经变成一片纯白。那些雪花如同蝴蝶一样,争先恐后扑上船只,粘在玻璃上好奇地望着船里的人们。

  柯克从椅子上站起来,惊讶地看着契科夫慢慢走到前方,将手掌贴在嗡嗡做响的舷窗上。他完全不知道实习领航员会做什么,但是舰长相信青年和他的北极星。

  能驯服一尊巨型蓝鲸的青年来摆平一场风暴并不是什么难事。

  尽可能笼罩整个空间的北极星游走前行,发现自己面前有一堵墙:布满灰蓝色的杂乱线条从中心旋绕向外溢出。

  和几个月前他遇到的极夜风雪不一样。

  自然而生的风暴雪花虽然强大让人望而却步,但是总有一个隐藏的“安全出口”。对于完全不懂自然力量的普通人来说,逃出一场风暴是因为运气好,然而对于超能力者来说,逃离风暴就是要靠能力找到安全出口。

  契科夫小时候曾一个人探索白桦林深处,在西伯利亚的暴雪中伸手触摸满天飞舞的雪颗粒,让北极星从千万条拖曳痕迹中找到逃离暴雪的路线。

  飓风,暴雨,沙尘暴也是如此,然而企业号遭遇的海上风暴却出现一堵墙。

  半透明的灰蓝色像是某种坚硬的矿石,他透过线团能看到墙后规整的经纬网,深紫的天空和深蓝的海水清晰分割,天空中排列着春季的繁星。

  :击碎墙就是出口。:

  他想着,抬起手握拳,深呼吸召回所有的光点,直直敲向面前一点。清脆的“咔”声带着几块碎片落下。北极星只敲击了一次,纵横交错的裂纹从那个原点放出,高不可攀的灰蓝色墙面轰然倒塌,融化在他脚底的黑暗中。

  剩下的北极星欣喜激动地叫着往前奔去,银光自由洒在海面上,契科夫轻轻一拎便找到绕开风暴海域的路线。果断地返回操作台计算,他低声念叨着“对,左偏5°,14海里,绕过这里……”史波克走到青年的身边低头,却正好撞上契科夫抬头欣喜的表情,蓝绿的眼睛里似乎要蹦出迫不及待的闪光。

  “就是这个!按照这个走!”

  周围的船员都根据他的航线图投入自己的工作,企业号不一会恢复了正常工作,舷窗外的风暴声也逐渐变小,平息。

  北极星的一些分支带来更多的信息,他眯眼看到远方一个黑色人影越发清晰,有一些银光绕过人影往前延伸指向道路,而有些撞上人影的光点却变成粉末,像蝴蝶翅膀的银鳞粉簌簌下落。

  他皱眉收手,减慢前行的速度,越来越清晰的是一个高大的男人,正在丝毫不惧朝他的方向大步走来。

  那人在北极星面前极近的地方停下来,伸出手悠然自得地拍掉落在肩上的银光碎屑。浑身裹着黑色斗篷像一个巫师,奇异的灰蓝色眼睛上上下下把北极星打量一遍,继而抿着嘴上扬露出捉摸不透的笑容。

  “约翰·哈里森。”

  他只说了一个名字。

  

   

   

  07.宇宙

  :你是谁!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北极星嘶嘶着向他质问,这无疑是一个强大的超能力者。而对方嗡嗡的笑声冷漠又放肆,脚下的经纬网突然被某种力量击溃,天空的春季星空在瞬间无声炸裂,取而代之的是他从未遇见过的黑暗。

  

  与蓝鲸的深海不同,这是比任何人类认知中的空间更宽阔无垠的混沌。

  黑色和白色的不明物质紊乱地撞击,融合,又撕裂。他听到了不属于自己听过的任何一种生物,一种机器发出的声音。那是比噪音更顺耳,却比交响乐更变调的声音。

  像有人在哭,有人在笑,在朝他低吼。

  北极星第一次停驻在它起源的地方——宇宙。

  

  “右舵打满!”

  “船体受损报告,我需要报告!”

  此起彼伏的声音充斥在舰桥上,大家像忙碌的蜜蜂跑来跑去,没有人注意到契科夫仍然坐在原位,手保持着朝前递出航线图的姿势。

  

  还未等北极星仔细检查周遭,超出认知范围的空旷带来无法衡量的孤独寂寞,从超能力者的头顶浇下,侵入他的每一寸细胞,每一根神经。

  往常的坚定与平静荡然无存,他好像汪洋中的一只蝼蚁——不,是整个银河系,是全宇宙中的一粒尘埃,似乎轻轻一碰就会化作粉末。

  他企图用自己的知识来定义,来辨认周围的东西,然而绞尽脑汁后只剩下“不可名状”。纯粹的生和死,黑与白,光或暗在北极星的身边发生再消失。相对抗的物质或元素碰撞的瞬间绽出了一个个不同的世界,却又在千分之一秒后化为虚无。

  

  有人从前面跑过,撞倒契科夫的椅子。青年一头倒在桌台上,他的双眼瞪得外凸,嘴唇和双手不由自主地颤抖,冷汗顺着脊背浸透全身。忙碌的过往人虚化成一个个黑色的影子,和明亮的灯光在眼前往复闪过。

  

  青年身披银色星光无助地在宇宙中呐喊哭泣,他从来都是别人的方向,众人的灯塔,苏鲁的锚。然而真实的北极星在宇宙中只是毫不起眼的碎屑,与那些出生,成长,爆炸,湮灭的恒星们别无二致。

  他害怕自己消失,又害怕自己重生。

  黑暗的混沌中被一股力量撕裂,整个空间被扭曲击碎,北极星恐惧地捂住耳朵企图听不见那些星辰化作粉末的声音,缩成一个小小的圆球从空中坠落。

  

  他想呐喊,想呼救,张大嘴却无法发出声音。有人发现了倒下的青年人,大力呼喊他的名字,可契科夫只能听到被无限拉长变调的刺耳尖叫,几乎要撕裂他的鼓膜。

  他缩成一团躲在桌子下面,越来越多的人聚集起来,千百双眼睛盯着他。

  所有人的嘴巴像水里的鱼,快速地一张一合,吐出模糊的气泡。

  契科夫从最高的穹顶一直落入最深的海沟,黑色的潮水侵蚀他的光晕,覆盖他用于测定方向发眼睛。生长在北冰洋的坚冰排列成尖锐的长矛,贯穿他的身体把炽热的心脏冻成冰块。泡沫从口中溢出,又极快地被冻成大小不一的冰球。

  在触底之前北极星终于落在了一片辽阔的深蓝色平原上,温暖,平坦,又无比熟悉。

  深蓝色的海浪卷着极淡的雪松气味铺洒,轻盈柔软地裹住悬浮的北极星。他落下的时候吹起一层霜糖似的银粉,轻盈地落在蓝色平原上,像下过一场细雪。

  契科夫只看见一双眼睛,他的恐惧与不安完完全全被那清澈的黑色倒映,安静温柔地吐息。

  那是一双不属于人类的黑瞳——

  他的蓝鲸,他的苏鲁光。

  

  :我接住你了,帕维尔:

  

  “我们不去医疗室,医生。”

  “但是——”

  “就听苏鲁一次,麦考伊,这是我们从未遇到的情况。”

  “是的舰长,我申请离舰,带他去花园。”

  “企业号仍需两天航行才能回到基地……”

  “你可以用西风,阿曼达少尉在资料室,我立刻叫她!”

  契科夫在昏昏沉沉的意识中听到很多支离破碎的对话,广阔的黑暗不再困扰他,取而代之的是清冷明亮的阳光。北极星坐在一块浮冰上,等他终于抬起眼皮的时候发现眼前是一片苍翠,右手边玫瑰花鼓着饱满的花骨朵。

  扶在额头的手掌悄然离开,宇宙的孤独又在大脑深处刺痛他的神经,契科夫忍不住叫出声依恋手掌的温度,一阵磕磕绊绊的声响之后苏鲁的手掌又抚上额头,驱散黑暗的低语。

  “嗯……我还活着?”

  “企业号上所有人都活着,大家都脱离危险。”蓝鲸依然低沉地包裹契科夫,喉咙里发出低频率的声音,和契科夫的心跳相辅相成。

  “我们……还在海上吗?”

  “不,在花园,我申请了换气期提前。”苏鲁低头把契科夫的胳膊塞回毯子里,轻柔地按摩他的太阳穴。

  “真好。”契科夫嘟囔一声在苏鲁怀里调整更舒服的姿势,穿过他的十指紧紧扣住。

  “那么现在,我的北极星,睡吧。”

  

TBC

在写07部分的时候尝试用了一点点写克苏鲁的感觉_(:з」∠)_因为最近在弄跑团啊相关内容,就很想试一下。

不是传统的克苏鲁邪神,我觉得克苏鲁元素最迷人的地方,大概就是人类对不可名状和未知的好奇和恐惧吧

下一次更新就完结啦

07 Oct 2018
 
评论(2)
 
热度(12)
© 乙酰辅酶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