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字撸主,欢迎约稿,偶尔写文,头图by iris
 
 

【少女前线丨利贝罗勒】战地长歌

【标题】战地长歌

【CP】利贝罗勒单人向

【分级】全年龄

【摘要】我在S09区见到了与记忆中不同的利贝罗勒,让我又想起了几年前的圣诞节

原文收录在阿空的少前本《The Waste Land》,阿空说本子卖完惹可以公开啦XD恭喜本子完售【撒花


  当我在S09区的战地医务室见到利贝罗勒的时候,手里被炮弹爆炸的冲击波轰掉把手的咖啡杯差点摔在地上一命呜呼。

  “利贝……罗勒?你怎么会在这儿?”

  “这里是战场,指挥官。”矮小的女孩回头看了我一眼不慌不忙地回答,精确地从怀里的一个大箱子里面挑出我看不懂的瓶瓶罐罐递给面色焦急的卡尔卡诺,“这是我应该在的地方。”

  利贝罗勒仔细叮嘱卡尔卡诺用药剂量,依旧瘦弱的双臂抱紧大箱子准备继续前进,RFB一边嚷着:“护士,护士!又有伤员需要治疗!”一边拽走面容流露出些许忧虑的利贝罗勒。我望着一高一矮的背影想多问些什么,却在来去匆匆的战地医务室中欲言又止。

  我记忆里的利贝罗勒不应该是这样的,那个在冬日花园里独自喂养知更鸟的小病号怎么会出现在炮火纷飞随时可能丧命的前线战场?

  

  那是我在格里芬度过的第一个圣诞节。暂时停止入侵推进的铁血部队给了格里芬的姑娘们一个可以稍作歇息,放松欢笑的假期,往日里奔波战场的她们终于能显出女孩儿们本该有的青春与美好。S.A.T.8和春田在仅仅一下午就完成了供整个基地享用的圣诞节大餐;西蒙诺夫在掰手腕大赛中胜出后从马卡洛夫宿舍拖出来一整箱伏特加;OTs-44终于在聚会开始之前半小时把她作息不规律的姐姐从床上拽下来;从“绿毛混蛋”手里夺得话筒的Spitfire和平日神神秘秘的维尔德MkⅡ一起上台演唱了婉转清澈的圣诞歌。

  在抿着潘趣酒委婉拒绝了P7晚上第32次跳舞邀请后,我发现会场里少了一个人形的身影——利贝罗勒一晚上都没出现。喝得有些微醉的灰熊努力想了想,告诉我利贝罗勒肯定在病房里。“她从未参加过我们的任何聚会,其实指挥官,老实说……”灰熊压低声音凑到我的耳边,“利贝罗勒不仅少与人形们打交道,她几乎没有上过战场。她……很特别。”说到“特别”二字时,灰熊亮晶晶的蓝眼睛一下子黯淡下去,叹了口气继续说,“我想您一定知道她体弱多病,每次在医疗组治疗修理完不久,又会莫名其妙再次受伤,曾经与她共事的G36和塔沃尔描述这孩子不怎么自信,明明也是有实力的……”

  “也可能无法变得自信了呢。”

  “喂!偷听别人是不好的,FAL!”

  

  “老实说,利贝罗勒,我从未想过你会上战场。”我坐在开往前线战场的穿梭车上,看完格林娜给的作战规划后,真诚地询问对面的少女。虽然我斟酌许久应该怎样措辞,最后决定坦荡道出我心中的疑问。

  她并没有厌恶或者想要回避我的问题,小脸上没有流露太多情绪,反而歪头思考了一会小声说:“我很清楚自己的状态,指挥官。如果硬要说来到前线的理由……”利贝罗勒的手紧紧抱住怀里的枪,抬起头准备继续说完时多了一分坚定,“谢谢您……第一年的圣诞礼物。”

  圣诞礼物?

  

  衣着比往日更加光鲜的少女抱着战术白貂假装“路过”,食指卷起耳发若有所思地说:“我只是说‘可能’,谁知道以后会怎样。”蓝紫色的眼睛又移到我的身上,FAL挑起嘴角笑着一字一句地问,“指挥官,我的圣·诞·礼·物·呢?”

  “当然不会少……”我从肩上的大袋子里拿出贴好标签的小盒子,分别递给灰熊和FAL。格里芬并没有太多资金用于购买金贵的礼物,我只是和格林娜帕斯卡略微改造了一下仓库里积攒的旧物,重新包上彩纸,希望能给姑娘们重视的节日多一些“传统感”。

  袋子里的礼物只剩下一个,与二人道别后我思索前往病房交给利贝罗勒,却在绕出走廊时,在花园里见到一个白色的小身影。

  会在圣诞节仍然穿一身纯白的绝对是利贝罗勒。

  我踩着吱呀吱呀的人造雪花站在她的身后,伸手准备轻拍肩膀引起她的注意时,对方却朝身后的我比出“嘘”的手势。好奇往前看后,发现一只棕红色的小鸟站在利贝的手心,专注地啄食她手心的麦子。

  S07区居然还有自然野生的小鸟?我心里嘀咕了一句,再抬头时利贝罗勒已经转过身仰起头乖巧专注地看着我——手里的小盒子。她没有穿着往日灰蓝色的病号服,换上了白色滚边的呢子外套,甚至还挎着一个非常般配的红色小皮包(当然我相信这个包是FAL的)。利贝罗勒的气色看起来没有往常那么虚弱,蓬松的长卷发托着浅粉色的脸颊,灰银色的人造瞳孔里似乎多了一些欢快和雀跃。

  “圣诞节快乐,指挥官小姐。”利贝罗勒有模有样地提着外套的下摆,微微点头问好。我赶忙回礼后捧出最后的礼物盒子:“利贝罗勒,圣诞节快乐。”

  她并没有立刻接过礼物,而是谨慎地上下看了一圈,双手接过仔细放在包里,踮起脚凑到我的面前,飞快与我轻贴脸颊后微笑着说:“谢谢……这是我的家乡人们会表达感谢的方法。”利贝罗勒稍微往后退了一步,小心翼翼地观察我的表情,“希望您喜欢。”

  “我从未体验过法国人的礼数。”我爽快地笑着,不假思索地发出邀请,“不一起去圣诞宴会吗,S.A.T.8做了很棒的意大利面。”

  “对不起……我还是想一个人再待一会。”利贝罗勒的目光在说话间移向盖着白雪的灌木丛,似乎在捕捉着刚刚那只小鸟的身影,“无论如何谢谢您的邀请,指挥官小姐。”

  户外的冷意不断把我往屋子里驱赶,而利贝罗勒也明确发出了拒绝聊天的信号,我点点头转身往里走。一踏进里屋突然被56-1塞了一碗清澈的液体,在好几个人形的起哄中我一口气喝完,冲破天灵盖的辣味刺激得我直打喷嚏,周围又爆发出一阵开心的大笑。那个圣诞节的最后我瘫倒在大厅沙发上不停地喝浓奶茶解酒,长满雾花的落地窗外面是逐渐变得阴沉的花园,影影绰绰之间我看到利贝罗勒白色的身影始终坐在长椅上,一点都没有挪窝的痕迹。

  

  “啊,圣诞礼物,那是一段时间以前的事情了。”随着车压过一块石子的颠簸,我终于想起那是第一次也是我离开S07区之前最后一次给人形们送礼物。此后的两三年我被派遣到好几个不同的区域,遇到过更有趣、也遇到过更无聊难以相处的人形,仅有几句话交流的利贝罗勒慢慢变成了记忆里一个名字和几行简单的介绍。

  “‘心智共鸣体’ 这个名字真是再适合不过了,我想……如果不能亲自用到这颗子弹,真是太遗憾了。”昏暗的车厢里利贝罗勒朝我举起了一颗金色的子弹,尺寸看起来与她往日使用的没有差别,只是外壳材质不像任何我见过的金属,大概又是帕斯卡的新发明吧。

  “可是战场不是儿戏,如果只是想试用子弹在训练室完全就可以……”

  “您也不相信我?”利贝罗勒挑起眉毛睁大眼睛回望我,而我从未见过她露出这样的表情。我想继续解释说明不是她想的那样,一左一右两个人形先接了话。

  “指挥官未免有些太小瞧人了,利贝的资历在人形中都是数一数二的老——”

  “G41你不许说!”利贝罗勒一步上前捂住G41的嘴,兽耳少女眨眨眼睛露出“你懂的”的表情,而左边那位我没有见过的浅蓝色短发人形一边戴上手套一边说:“走了,利贝罗勒,G41、蜜獾在等我们集合。”高挑干练的少女又看了我一眼,停下脚步说:“指挥官……嗯,和资料上的信息一致呢,我是Zastava M21,希望您接下来不会介意我的表现。”

  和新型号的枪一队?刚接手S09的我阅读前任指挥官的文件材料发现确实如此,我不好再变动,便直接批准同意。核对任务和补给资源后,我打开指挥部的监视器依次向各个梯队队长发布命令。

  Zas M21回答“收到。”后,经过短暂的沉默,利贝罗勒的声音在私人频道里面响起:“指挥官,我冒昧恳请您能认真听我接下来的话。

  “武器,它是我的臂膀,我的眼睛,我的躯体的延伸。”耳机里传来利贝罗勒快速地把金色的子弹装进弹匣,拉下枪栓的机械契合声,“它的一切都为我所知,没有人可以将它从我的身边夺走,也没有人可以把我与战场剥离。”我下意识打开监控投影,画面上的她咬了咬嘴唇,一脚踩上壕沟的泥土,轻盈地向前跃出,枪端得极为平稳。“现在的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了。”阵型左右两侧的战术少女朝利贝罗勒投去信任的眼光,三人精确瞄准扑面而来的铁血,不约而同地坚定扣下扳机。

  我看到滚着热浪的枪弹直直冲进铁血士兵的部队,打穿人形的皮肤飞溅鲜红的血液,迅速湮没在漆黑的焦土里。利贝罗勒灰白色的身影在浓烈的硝烟中格外显眼,子弹高速穿过她的小腿,我为踉跄着差点摔倒的她捏了把汗,可少女丝毫没有停下攻击的意思,右腿一撑反而大步向前直面进攻的铁血爪牙。

  她绵长洁白的卷发飘扬在黄昏的天幕下,如白鸽的羽毛划过喧嚣的原野,猎猎风声在鼓起的衣摆之间奏出激进的鼓声。Zas M21的带领精确又迅速,前排冲锋枪开出道路后,后排的几人便能找到最佳射击点。

  恍惚间我与利贝罗勒的回眸直直对上,银色的瞳孔里迸发出闪耀如星辰的光芒。她咬紧嘴唇朝队友点头,可透过屏幕她似乎是在对我示意。斗志与信念在利贝罗勒的心智云图中高速运算碰撞,覆盖曾经写下的懦弱与不自信,在血液中碰撞出猩红的战歌,于末日般的战场上回响不绝。

  Zas M21汇报完自己队伍的战况后,留下一句“我们去支援右翼的SVD。”频道里再也没有了她们的声音。

  或许等我的姑娘们胜利归来后,我需要好好和利贝罗勒谈一谈“心智共鸣体”的事情。

  

  END

心智共鸣体:来自@ P90战术人形为利贝罗勒设计的专属武器


  


17 Sep 2018
 
评论
 
热度(20)
© 乙酰辅酶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