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字撸主,欢迎约稿,偶尔写文,头图by iris
 
 

【chulu】深蓝 Cyaline【05】极地考察队与超能力AU

03+04前情戳我

【标题】深蓝 Cyaline
【配对】chulu+McSprik无差
【题材】极地考察队与超能力AU
【简介】超能力者帕维尔·契科夫前往北极成为联邦极地考察队的实习生。他与曾经的正常人生活格格不入,然而企业号上的超能力者比他想象的还要多……
【补充】1.超能力设定灵感来自00Q文【防火墙系列】,文中提及超能力与原00Q文均不同,仅参考原文设定形式。

【终于更新OTZ,05太长就没有两节一起更qwq】

  05.花园
  “换气期,起名于鲸类从海洋浮到水面,喷出水柱换气的过程。不过到我身上……简单来说就是一个合理的登岸休假期,史波克和麦考伊会根据我的身体情况心理状况制定休假时间和休假期间隔。”提到另外两名企业号船员名字的时候苏鲁有些不耐烦地皱眉,抬起油门从长下坡平稳溜下去,“而花园是我在换气期居住的地方,在特拉海姆的港口,距离北极圈内的基地不远。”苏鲁轻快地笑着,右打方向盘时对副驾驶的帕维尔解释。
  他们经过入城的小型收费站时,苏鲁毫不避讳地越过帕维尔的身体探到储物箱里找挪威克朗,“完蛋,上次换的钱只剩下一张整钞……我们还要去一下银行。”苏鲁看了一眼已经吞入地平线的半个太阳,电子钟上虽然写着14:00,而周围已经有些晦暗。车子进入城镇后全然没有刚才一段沿海公路的寂寥和寒冷。街道两边的路灯已经点亮,港口集市的小摊前挂上了小灯,投在刚打捞出海的成排银鳕鱼上,海洋的新鲜扑面而来。
  两天前契科夫不假思索地同意了苏鲁“一起去花园”的邀请,与其在基地无聊到发霉,不如趁着难得的时间踏上久违的陆地。他从未去过挪威,更何况同行的还是苏鲁光——是接纳了北极星的苏鲁光。
  舰桥的例行短会上史波克对二人之间的互相联通意识形态有一些解释,大副拿出好几篇“说明亲人和伴侣间存在意识联通”的研究论文,指着“仅通过皮肤接触可见彼此意识形态具象化动物”,用不容置喙的口吻以及犀利肯定的眼光,扫过面前正襟危坐的苏鲁和契科夫。
  “不,不史波克先生……我们两个怎么看都不像有亲缘关系。”苏鲁居然憋着笑努力端坐,把桌上的论文推了回去。
  “也不是伴侣……”契科夫在左边小声附和,同时发现苏鲁的眉毛微妙地挑了一下。
  只有双腿翘在桌子上的柯克在史波克汇报时全程走神,转而抓着领航员的手泪眼婆娑沙哑地说:“苍天……我真的太感谢你了,帕维尔,你简直拯救了企业号——连麦考伊都不能解决大块头,我们的北极星!你真的是天才!”
  “您过奖了……”柯克的蓝眼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闪耀甜蜜,望得契科夫脸红心跳,全然不顾左边的史波克和苏鲁眼角不停抽搐。
  “省省你的鳄鱼眼泪,吉姆,”麦考伊翻了个白眼佯装一掌劈到柯克脑后,凑到契科夫耳边小声说:“他只是想装可怜或者奉承你,好让你留在北极陪这群混蛋一起冻死。”
  契科夫身子后仰同样小声地问:“为什么,医生?”
  “因为我当年,就是被这个泪眼婆娑的蠢鸟拖上企业号!否则我现在肯定在地中海某个海滩享受葡萄酒和太阳浴!”
  “可是我看麦考伊你这几年过得也挺开心的啊……”苏鲁放弃和一板一眼的大副讨论他和契科夫的关系,一蹬椅子溜到两人身边不动声色地插入对话,结果又得到医生的白眼。
  契科夫综合几天下来对亚裔人的观察,总结到苏鲁实际上不是一个像深海蓝鲸那样冷淡沉默不善谈,也不像他的外号“大块头”那样吓人——相反他其实是个喜欢扯闲话,喜欢恶作剧讲笑话,喜欢从舰长身上挑刺儿同时“抵抗”麦考伊命令的年轻船员。虽然有时候苏鲁的冷笑话不能让人完全理解,可他说完之后期待又忍着笑意的眼睛在契科夫看来明亮得如同星星。
  从海边的接驳车到租车站,再经由苏鲁开车穿过沿海公路,契科夫安静地听着更多关于特拉海姆港口和基地的故事。问起有关鲸类超能力者时,苏鲁只是简单地解释,似乎保留着很深的秘密。知趣的北极星拦住契科夫再问下去,并且发现当他们真正踏上陆地,在车厢内共处的时候,周围的气氛很明显与海上不一样。
  苏鲁的侧脸在暖橙色的夕阳和城市灯光下不再锋利,让人难以接近,他换完钱币又拎着一大条虹鳟冲契科夫打招呼,笑得全然没有深海般的严肃紧张。契科夫曾经以为苏鲁也和他年龄相仿,可能只是刚毕业的学生,而现在的他完全显露出一位成熟男性的身板和气质。
  随着苏鲁温和低沉地用挪威语和商贩交流,一个不同的苏鲁光在契科夫身边慢慢站立起来。他浓黑的眸子里增加了路灯投射下的橙色光圈,变成好看的烟栗色;苏鲁直起身子从邮局搬走一箱有机土壤时挺拔起来比契科夫高了不止一点,他眨眼微笑的时候眼角出现一些很浅的纹路,说明亚裔人的确比契科夫年长不少。再次上车时他吹一声口哨后比了“成功”的手势,些许骄傲和自豪让他看上去甚至有点像柯克舰长。
  深海的蓝鲸在欢快低叫一声后自由自在地摇摆鱼鳍往海面上游动,北极星小心地趴在鲸背上,左右环顾着海水由黑色变成深蓝,又转化成南部天空的蔚蓝,视野里最后出现好几片抖着气泡和荧光的宽珊瑚,海绵珊瑚,树状珊瑚……本该作为“方向”的他被蓝鲸带到了接近海平面的地方,在平静透明的海水下抬头能望见北极夏季明亮的天空。
  那条在深海纵横千里的蓝鲸跃出了水面,潇洒地喷射出直冲天顶的水柱,再夹杂阳光的碎片纷纷落下,辽阔的冰洋上折射出水晶般华彩。
  即使航海几十年的老船员也不一定有机会见到深海鲸类换气的壮景,而年轻的北极星就骑在鲸背上目睹这一盛况,目睹蓝鲸的换气期。
  当手机“叮”地一声收到麦考伊分享的地中海小村庄照片时,契科夫和苏鲁在夜幕完全沉下之前到达一个精巧的玻璃房子。淡黄色的光毫无保留地从房子各处投射出来,勾勒出贴在玻璃墙壁上各种各样的植物轮廓。这个屋子与挪威本地那些刷着五彩墙漆的木头房大相径庭,它看起来与四周格格不入,更像神话里的冬日女神不小心遗落在北部的水晶雕刻品,并且在精致的雕刻品中间镶嵌一片星星的碎片,温暖地吐息发光。
  苏鲁捅了一下抱着大包小包发愣的契科夫,将手放在门把手上并拿出一张磁卡靠近感应区。
  “滴。”
  “嗯???”
  “你在期待我拿一把什么水晶钥匙打开某个宫殿大门,然后“呼”地一下出现阿拉丁灯神?”苏鲁故意把磁卡在青年面前晃了晃,“与其说这儿是休息的地方,其实更像一个巨大的温室,或者说是一个小型研究中心。”他径直推开矮小的门,却好像开启了一座厚重的宫殿,装模作样地摆出邀请的手势:“欢迎来到‘花园’。”
  契科夫有生以来第一次后悔自己没有认真研修语言学的课程,他被眼前的景象震惊得说不出话,他绞尽脑汁想出“热带雨林”,“参天巨树”,甚至“仙境”这样的词语来形容温室,然而那些层层叠叠的绿色和点缀其中的斑斓直接刺激着他的视野。
  从热带的棕榈到温带的蔷薇丛,这个仔细分割的温室培养着大量不同品种的植物。“温室地下直到冻土层是一个巨大的冰柜,里面冷冻着人类所能知道的所有种子,以备不时之需。”苏鲁随手摘下一串深紫色的葡萄垂在帕维尔眼前,“地上部分的植物由控制系统全自动照料,我们离开一整年也不用担心。”
  他的目光所能到达的每一处都是绿色,与外面的冰天雪地截然不同。房梁和地下的供热系统马不停蹄地为这个温室供应充足的热能,光照,小心地为它避开北欧的寒风,保护着水晶一样的房子。
  “它真……”
  “漂亮?难以置信?”苏鲁轻笑了一声拨过耷拉在面前的常青藤,推开透明玻璃门进入后面的区域。
  “奇迹。”契科夫很轻地说,继而抬起眼由衷地说:“建造这个温室的人一定非常热爱这些植物,而特许你留在这儿的人,他真的对你很好。”
  “你觉得我像温室里的公主?”苏鲁的语气稍微低了一点,这话听上去并不像一个玩笑。
  “哦,不,不是的。”青年连忙摆手解释,“我的意思是,从侧面反映出……”契科夫一边看着苏鲁的表情一边努力斟酌表达,“你很……重要。”
  黑发青年耸了耸肩转身去烧一壶热水,契科夫觉得自己肯定说错了什么,因为水面下的蓝鲸往浮冰的阴影里退半步,只留在头部露在外面。
  对方拿着崭新的马克杯和咖啡壶返回的时候表情轻松,契科夫接下杯子后恰到时宜地赞赏苏鲁的手艺,然后明显地发现苏鲁喝了半杯咖啡后开始打哈欠。
  “这个花园的用处远远大于一个温室,它是超能力者放松精神的地方,特别适合我们这些……”
  “长时间不能接触陆地的人?”契科夫接上话得到苏鲁的赞同。虽然说超能力者们都拥有与众不同的特殊能力,苏鲁坦白过就算把他在海洋里泡十天半个月都没问题,但是大家的本质都是人类。
  “人类是坚强又脆弱的生物。”契科夫的自然课老师曾经一板一眼地教导。纵然人渴求着迷于探索那些极端的地域,肉体仍然迷恋坚硬的大地,需要阳光的温暖,清水的滋润。类似“花园”的地方全球并不少,更多的时候会被人称为超能力者的疗养院。
  “花园的第一任主人说‘疗养院太不浪漫了’,所以后来大家都这么叫。”苏鲁一拍脑袋想起来下午买的鲜鱼,他从厨房到客厅溜了一大圈,如梦初醒一般才在椅子旁边找到冰袋。
  契科夫猜测问:“那第一任主人也是鲸类超能力者吗,阿光?……苏鲁?”苏鲁好像没有听到契科夫的声音,直愣愣站在冰箱前面发呆。
  “对……哦天,对不起,我刚刚是不是走神了?”他猛地转过头迷茫又略微懊悔地说,契科夫老老实实点头问道:“你是不是很累?从早上登岸一直开车,又收拾东西。”
  见苏鲁诚实地垂下眉毛,契科夫主动把喝完咖啡的杯子刷干净,清脆地放在篮子里,撑住洗碗池边缘歪头笑盈盈地望着苏鲁。
  “浴室在右边,柜子里有新的毛巾,客厅的沙发展开是一个沙发床。如果你还想吃点什么……”介绍完一圈的苏鲁越来越疲劳,他靠在墙壁上指一圈周围房间,又抱歉地笑了笑说:“我回到这里会更容易想睡觉,因为往常只有我一个人,所以睡多久都没关系……”青年很艰难地撑起眼皮继续和契科夫解释:“温室里只有第一个房间的蔬菜可以食用,冰箱里也有些存货,还有什么……我想想……”
  “不用担心我,阿光,我会乖乖地等你睡醒。”契科夫双手贴在苏鲁背上轻轻把他往卧室送,几乎是苏鲁挨到床的一瞬间就阖上眼睛栽倒在床褥中,最后挥挥手附上完全听不清的字眼像是跟契科夫道晚安。契科夫坐回沙发上撑脸环顾四周,头顶的灯光笼罩着天花板上的爬山虎,充足满溢的深绿衬着灯光,如同洌洌水波一样晃动。自己的注意力也逐渐疲软放松,一整天的兴奋,激动,还有旅行的疲劳都淹没在深绿向深蓝渐变的海水。
  他惊讶地发现不再需要和苏鲁肢体接触,只是躺在客厅的沙发床上,契科夫便能看到蓝鲸影影绰绰的轮廓。“花园”里能使超能力者的精神放松,也会让其减少隔阂和提防。北极星觉得直接偷窥蓝鲸的睡姿并不厚道,于是藏在突起的浮冰后面只敢露出一对眼睛。
  昏昏沉沉中他记起来了以前学习过的内容:当你有幸进入某个超能力者的睡眠状态意识空间,那里也许是一片草原,一片荒漠或者天空高处,不管景象如何,一定是无音无声的辽阔。
  夜幕和极地的冰山收敛了整个世界的声音,白天所见的清澈海洋已经完全倒映着头顶天空的浓黑。蓝鲸的身影已经不可看见,几颗白亮的光点洒落在黑色的水面,随着契科夫逐渐模糊的意识化为细长的银丝,拖着尾巴一齐沉入海底。
  
  苏鲁整整睡够三天才揉着头发恍惚地从卧室走出来,三天的足不出户让契科夫熟悉使用花园里的简单厨具,因此他能在刚起床的苏鲁手里塞上一杯热咖啡,并邀请他坐在桌前享受热腾腾的煎鸡蛋。
  契科夫很高兴听到苏鲁不吝啬地赞美他的厨艺,睡眠充足的苏鲁更加活跃有干劲,舒展的微笑和悠闲靠在椅背上喝咖啡都表面他心情很好。
  人在心情好的时候应该不会轻易拒绝吧!
  北极星从雪块上跳下来,站在洒满阳光的海面朝前方的蓝鲸伸出手,轻轻勾引它往前游动。
  “我能看到你的小动作,帕维尔。”苏鲁指指自己头部,微笑加满咖啡好像看穿契科夫所有的想法,“看得出来他还只是一个少年?嗯……我能看到他全身是银白色的,快要和蓝鲸周围的白色浮冰融在一起——”
  “别别别说了!你讨厌他的话我以后不会再偷偷入侵你的意识空间了!”当面说出某个超能力者的具象化形态无异于描绘裸体图像,契科夫猛地站起来捂住苏鲁的嘴阻止他继续。直到青年发出笑得快被口水呛住的声音,契科夫才松开手气鼓鼓地望着对方,“你不许再说——”
  “我会保密,这是只有我们两个能看到的东西。”苏鲁很明显暗示契科夫看到过蓝鲸,也掌握他的样子。
  这样也算扳回一局。契科夫如此想着坐回位置,摇摇头乖乖离开苏鲁的意识空间,可苏鲁突然越过桌子掌心盖在契科夫的手指上。
  房间里只有他们二人,但是苏鲁依然用很轻的声音说:“我喜欢北极星出现在这儿,你可以随意让他来看看蓝鲸。”
  “那……我可以让他成为蓝鲸的朋友吗?”
  “为什么不呢?”他小心地勾过契科夫钝圆的手指,留下干燥摩擦的触感。
  契科夫仿佛得到更进一步的邀请,他自信地抬起深蓝绿的眼睛“……我可以成为蓝鲸的方向吗?”
  契科夫抬眼仔细观察苏鲁的表情,他本以为苏鲁会欣然接受,再不济也是平和坦然。出乎他的意料,苏鲁的手很明显往后缩了一下,又重新盖上契科夫的。他的眼底深处不易察觉地动摇,海面的蓝鲸想往深处游动,但很明显苏鲁强大的自控力让他保持漂浮稳定的状态。
  苏鲁重新握住了契科夫的手,再抬头时已然一副轻松模样。
  “当然可以,不过你也别迷失了方向。”

TBC

让我们拉起小手~
  

11 Sep 2018
 
评论(3)
 
热度(13)
© 乙酰辅酶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