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字撸主,欢迎约稿,偶尔写文,头图by iris
 
 

【chulu】An An Land(3)

艾玛忘记更新惹_(:з」∠)_


 

  FALL

  秋日的阳光穿过并不厚实的云层,轻飘飘地落在安纳西弯弯曲曲的小街上,温暖却不刺目。叶片边缘开始稍微发黄的悬铃木伫立在灰黑色的街道两边,零星的几片金黄叶子迫不及待地从树梢逃离,跟着汽车轮胎卷到好几百米外的地方。

  花店老板哼着不知道从哪儿听来的民歌,踩着褐黄色的叶子穿过小街。推开熟悉的玻璃门把招牌上写着“OPEN”的那一面冲向街道。收银台上一字排开的多肉植物被恰到好处的阳光镀上果灰色或者紫扇贝色的边缘,鼓着脸蛋朝它们的主人问早安。

  Sulu在抽屉里的账目本下面发现了Pavel和他签的打工协定和皱巴巴的拍着蜜蜂的照片。秋季开学后Pavel没有来过花店打工,可他每隔两三天都会骑着单车在Sulu的花店前驻足,闲聊几句或者分享Uhura面包房新出炉的面包。

  他盯着那张Chekov在自己花店里拍的旧照片,棕色的蜜蜂趴在向日葵的花瓣上。哈,向日葵,Sulu想到年轻人脸上像向日葵一样的笑容胃里就有种温暖满足的感觉。

   “叮铃——”

  亚裔人抬头正好看到穿着暖黄色兜帽衫的Chekov蹬着自行车冲他笑。

  “今天休假,我们一起去骑行怎么样?”

  窘迫的红晕漫上Sulu的脸颊,他撑着额头艰难地吐出非常不愿意说的几个字。

  

  “说真的,我早就该猜到你不会骑自行车,Hikaru。想想你送花上门总是步行或者开车……”

  “快闭上你的嘴,Pavel!”Sulu坐在Chekov单车的后座上,恨不得戴个面具遮住自己的脸不被行人发现。一个大男人让别人载着像什么话?

  前面的俄罗斯人爽快地笑了至少一分钟,故意快速踩了几下脚踏板还把车身倾斜了一点,装模作样地玩了个自行车漂移,弄得单手揽着Chekov腰部的Sulu发出生气又有点害怕的叫声。“你,你慢一点!”

  “我要去告诉咖啡店的先生们,Hikaru Sulu不仅不会骑单车,还跟个小女生一样坐在我的后座上吱哇乱叫。诶哟你掐我干什么!那儿是我痒痒肉Hikaru Sulu你个混蛋!”

  “为了让你骑慢一点。”后座人不满意地回了一句,轻轻把上半身靠在Pavel的后背上,继续哼着早晨没有唱完的那首小调。自行车在金色梧桐叶铺满的小路上辗轧出一条灰色的直线,惊起了一小群灰白相间的小鸽子,让明黄色的叶子顺着车轮卷起,散落在榛子酱味道的空气里。

  Chekov沿着小河边的木头栈道一直骑,Sulu的声音像飘在空气中悬铃木的飞絮一样毛茸茸的,轻轻贴着自己的脸颊。他们随意停在桥边公园的长椅上,拿出干面包的碎屑吸引灰色的鸽群。Sulu把干面包分给穿着小花裙的小女孩们,摘起草地里的矢车菊编成深粉色和蓝紫色的花冠,装作给女王加冕一样戴着女孩的头上。

  她们叽叽喳喳地快速说着法语跑回了母亲身边,兴奋地炫耀着自己得到的小礼物。注视着孩子们的Sulu被身旁的“咔擦”声惊得回头,看到照片从Pavel的宝丽来里面慢慢吐出来。他假装生气地指控对方,字正腔圆地说:“你侵犯了我的肖像权,Pavel Chekov先生。”

  “啧,谁要留着你的照片,你又不是明星或者模特?”Pavel翻了个白眼回敬对方的玩笑,等照片干透后递到Sulu手里,“不过这张表情真的是我抓拍的最好的一张……”

  年轻人有些不舍得地多看了几眼送出去的照片,他恰好拍到了Sulu侧着脸望向人群又企图转过来看向他两个动作之间的一点。树叶的阴影遮在他的肩上,散光烘托在他周围,从颜色不那么丰富的照片上Chekov甚至能看到Sulu眼睛里流露出橙黄色的暖洋洋的光。

  “我很喜欢,谢谢你。”Sulu用右手捏着照片看了好一会,装进背包里回赠了Pavel一个更加灿烂的笑容。

  他们再一次溜出小城,把自行车靠在山脚徒步向装点着南瓜色秋叶的山腰走去。Chekov说明年春季的时候“每日英雄”摄影比赛还会继续举办,他需要从现在还是准备素材,摩拳擦掌。“我发现你似乎……呃,只拍风景,动物?为什么不试试人像作品?”在Chekov半蹲在山路边上对焦了至少十几分钟按下单反相机的快门之后,Sulu小心地问。

  对方耸了耸肩作为回答,Sulu只好乖乖闭上嘴推着自行车跟在年轻人后面,轻快地压过零碎掉落的松针。

  红松鼠灵巧地在沙绿色的松树间跳来跳去,小爪子抱起不同大小的松果,黑溜溜的眼睛仔细辨别着每一颗果子的质量好坏,牵扯到一整个冬天的储备粮可丝毫不能含糊。它顺着雪衫深灰色的树枝溜到不同的树洞里,小心藏好脆生生的橡木种子。

  “我喜欢安纳西,喜欢这儿的花、店铺、还有朋友们……”两人盘腿坐在银杏叶铺满的泥土上,Chekov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靠在树下,盯着红松鼠蓬松的大尾巴说。

  “那就留下来定居,像Uhura和Scotty那样。”身边的人低头在落叶堆里找淡黄色皮的白果,说是收集起来可以做菜或者泡茶。Sulu总是自创各种各样的茶叶,比如混着金盏菊的白茶和加了桃花的乌龙茶,Uhura品尝后建议他应该开个茶叶店“绝对比你的小花店赚钱,Hikaru,动动商业头脑。”

  “嗯……也不一定……可能求学结束后我会返回俄罗斯。”

  “那太可惜了。”对方用很明显的失落的语气回应Chekov,叹了口气站起来眺望远处的灰云。“我倒希望你能……”

  “Hikaru,下雨了!”俄罗斯青年猛地站起来打断Sulu要说的话,举起从树叶间落在自己手掌上的雨点给对方看。

  Sulu咬了一下嘴唇拉着Pavel立刻开始小跑,抄近道迅速穿过鹅掌楸的树林。“我们得快点下山,山里的天气说变就变谁知道待会儿会下的多大。你的自行车还停在半山腰那儿!”

  幸亏他们在太阳的最后一点点余晖落尽之前找到了停自行车的地方,可是雨已经劈头盖脸地砸了下来,甚至把路边的酢浆草砸的折断了腰。Sulu急忙跨上Chekov的自行车,青年把兜帽罩在头上迅速踩起脚踏板。

  “当心点,雨天路滑。”Sulu有些紧张地拽紧Chekov的衣服,警惕地盯着自行车在通向城市的昏暗小路上行走。小路边上的灯仅仅能照亮一两米的距离,在湿滑的石板路上投下扭曲的橙色圆形灯光。周围的灌木丛也一扫白天里乖巧可爱的模样,在秋风的吹打下张牙舞爪地扭动着,发出没有节奏的,嘈杂的沙沙声。

  “什么路况我没遇到过?我可是从圣彼得堡的寒冬熬过来的人。”在雨水噼里啪啦的声音中Chekov大声地冲身后人说笑,想让Sulu放松一点。他们只要再忍受十分钟就能骑回Sulu的花店,Chekov发誓回去后他一定要煮一壶最热的姜茶,好好驱赶走身体里刺骨的秋雨。

  大雨中的安纳西街道人一下子就减少了,Chekov平时骑行的路上路灯坏了好几盏,只有二楼的民宅里透出影影绰绰的灯光。

  我得以最快的速度骑过这儿。

  他想着微微弓起背猛蹬自行车,却忘了前面的一连串下坡路。

  尖叫,撞击和刺耳的滋啦声朝Chekov席卷而来,等他从明晃晃的灯光里缓过神的时候一下子撞上了McCoy紧锁的眉头。

  “我……”

  “你怎么能在雨天载人骑行!还是在下坡路之前猛踩脚踏板?要不是我提前打烊下班谁知道你们俩臭小子现在会在哪儿躺着!”

  听着McCoy的语气Chekov吓得以为自己断了条胳膊还是断了条腿,他在塑料长椅上小心翼翼地动了动四肢,扭扭头,除了膝盖的一点擦伤的阵痛没有任何大碍。“呼……还好……”他委屈似的小声说,安慰着自己。

  不,一点都不好,Sulu在哪儿!

  “Hikaru……他当时坐在后座……我希望他……”

  “嘿,你没事真是太好了,Pavel。”座位对面的病房门被走出来的护士打开,半躺在床上的黑头发亚裔人冲外面挥挥手,勉强扯出一个笑容望着Chekov。

  

  “关于你的腿,你的伤……我很抱歉。”

  “真无法想象如果你没有及时骑着自行车回城,我们现在肯定被困在山里瑟瑟发抖。”半躺在床上的Sulu心满意足地喝完Chekov端来的茶叶,宽慰地轻声说着。虽然Sulu才是摔断腿的那个,可他依然保持着往常的微笑,关切地注视着在房间里跑来跑去,有些无所适从的Chekov。

  “你已经第五次检查值班医生在不在岗位了,只要我不舒服我肯定会叫他的。休息一下吧Pavel。”

  可Chekov低着头咬着嘴唇,泄气地坐在床旁边的椅子上“我真是糟糕透了,第一次毁坏了你的玫瑰花,现在又伤了你的腿……都是因为那个该死的摄影比赛。”

  Sulu咧开嘴一点都不生气地说:“我可不在乎你的‘每日英雄’比赛有没有获奖,你是我的英雄,Pavel。”

  他扯了扯还在发愣的人的衬衣袖子,示意他低头弯腰靠近自己,在Chekov的嘴唇上留下一个不超过十秒的吻。Sulu满意又幸灾乐祸地看着年轻人一下子僵住的身体,对方偏过头用有点惊慌失措的眼神打量着自己。

  “你刚刚亲了我,Hikaru。”

  “对。”

  “要,你要知道在我们那儿亲吻代表……”

  “喜欢?”Sulu把被子拉到自己下巴下面,望着Chekov越来越红的脸,他一定在很努力地建立刚刚所得到的两个回答之间的关系。

   “或者说是爱情。”小卷毛再也忍不住把Sulu推到床头的靠背上,结结实实地给他回赠了一个柔软的吻。

  “我喜欢你,Hikaru。”

  “我知道,从夏天开始我就渴望着如此近距离地接触你。”他听到Pavel双手环在自己的脖子上发出欢快的笑声,他听到东风吹过窗外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声音,他听到候鸟在房顶唱完最后一首歌曲,飞往更暖和的南部度过即将到来的冬天。

  

TBC

【哦豁——现在看这篇真是青春可爱哟——】

29 Mar 2018
 
评论(3)
 
热度(8)
© 乙酰辅酶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