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字撸主,欢迎约稿,偶尔写文,头图by iris
 
 

【chulu】大雨将至(二十八(情人节快乐)

大雨将至·下部

It's storming

It's falling

警告!!!

       1.本文为架空黑帮设定,苏鲁是黑帮二当家兼任保镖,契科夫是黑帮新任首领,粗口/血腥/暴力/非主要人物死亡情节均有。

  2.并不是什么吐槽轻松的日常,其实是严肃沉重的黑帮故事

  3.搭档 @朗月琴音 @乙酰辅酶酥 

       4.铁三角无差,乌胡拉&斯考提无差

       5.含有诸多原创角色,仅为推动情节作用

  下部简介:

  黑帮生活从未平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暂时被削弱的Somniferum不能明目张胆地对Upstars下手,可三藩市的“麻烦”远不止一个。而醒来的苏鲁……似乎还有那么一点不对劲。

管你苏鲁对劲儿不对劲儿苏鲁光你今天情人节就是要结婚【呐喊】

  91.

  “阿光停车,停车!”后座的帕维尔捏了一把苏鲁的腰,指着路边公园大声叫。

  “怎么了……?”他顺着身后人的手指往前看,看到粉色小顶棚的时候一下子明白了,转个弯停到路边暂时熄火,取下头盔塞到帕维尔手里。“草莓味的?”

  “草莓味的!要双倍果酱。”帕维尔扯着嗓子冲冰淇淋摊前面的苏鲁喊,停好车后站在男人身后,舔了舔嘴唇期待地望向闪闪发亮的莓果色冰淇淋。

  二人在公园的长椅上找到一个空位,苏鲁专注地看着身边人像小孩子一样踢啦双腿抱着冰淇淋大快朵颐。他踢了帕维尔的脚,严肃地转过头说:“让我吃一口。”

  “你自己去买。”

  “一个太多了,我吃不完。”苏鲁伸手去抢帕维尔手里的勺子,被对方“啪”打了一下手迅速缩回去。

  青年满眼不愿意地挖了一小块粉色的冰淇淋送到苏鲁嘴边,“就一口,一小口。”

  “太少了吧!你也不挖一块花生给我。我可是你男朋友……?”

  “我最喜欢花生了,怎么能给你!”帕维尔撅着嘴孩子气地瞪回苏鲁,对方耸耸肩伸出舌头舔了一圈嘴唇,像突然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指着帕维尔身后喊:“看!有鸽子!”

  卷发青年下意识地回头,紧接着手一摆,本想抬手接住的苏鲁却一不小心把冰淇淋打到了地上。奶油迅速地化开与地上的尘土糊成一团,留下黏糊糊的粉色痕迹。

  两个人面面相觑。

  “啊……碰掉了。”苏鲁一脸完蛋了的表情,只好装作无事地抬头看天;帕维尔夸张地叹一口大气,捂着脑门无奈地拖长了音:“阿——光——”

  对方转回脑袋,表情十足的无辜可怜,好像在说“又不能只怪我”。

  年轻人自己都忍不住“噗”地笑了出来:“算了算了,又不能捡回来再吃……反正我看鸽子们很喜欢。”苏鲁顺着帕维尔的手指望过去,一群鸽子已经聚了过来打量着地上的甜品。他眨眨眼,“你要是有面包屑玉米粒什么的,它们会更喜欢。”

  帕维尔拿出下午看电影剩下的爆米花,捻成碎末洒在地上。鸽子们闻到黄油味立刻快速迈着小碎步围在帕维尔脚边,低着头左左右右啄了一圈,吃的一干二净。而后抬起头注视着帕维尔腿上的小袋子,苏鲁托着下巴微笑抓了两颗,放在手心里伸到鸽子群面前。

  “鸽子多自在。”苏鲁伸出左手,看着两只胆子稍大的鸽子试探着用小爪子抓住了他的手指,低头啄食自己手里的爆米花,“柔软、洁白、温驯,又亲近人,想要回巢的时候也知道该回去哪里。”他试探着抚摸一只鸽子的小脑袋,却惊得小鸟扑啦啦一下子飞起,晃了苏鲁一脸。

  帕维尔撒出一片碎屑,引得一大群鸽子纷纷落下:“阿光喜欢鸽子?”

  “谈不上喜欢。”苏鲁小心翼翼地试图不惊动仍然留在他手上的另一只鸟儿,“只是偶尔喂的时候会觉得很安心。”

  

  92.

  “看看那些鸽子,阿光。”

  苏鲁从父亲的手里接过一捧玉米粒,手一挥全部撒在地上,身边立刻围了一大群灰色和白色的小天使。男孩咯咯笑着冲到鸽子群里面,惊起一阵响亮的“咕咕”声。而他又在手心里放了饲料,盘旋在半空中的鸽子又落在他的手臂上,快速轻巧地叼走玉米。他试探着抚摸一只鸽子的小脑袋,却惊得小鸟扑啦啦一下子飞起,翅膀边缘的羽毛甚至掠过男孩的脸,引得他小声叫了一下。

  “来,坐到这儿来。”父亲拍拍右边的空位,小男孩立刻跑过去双手一撑坐在边缘,两只眼睛还在饶有趣味地盯着专心致志喂白鸽子的妹妹。

  年长的男人也看到了儿子目光所向的地方,他伸手轻轻地摩挲男孩黑色的短发,想许久终于开口:“你看这些鸽子,只要给一点玉米就扑拉扑拉全部亲近在人的身边。”

  “它们多可爱。”苏鲁光期待地向鸽子群伸手,蓬松的羽毛再次贴上苏鲁的掌心。

  “它们不假思索就把最柔软的羽毛暴露在人类面前,你只要稍微握紧手指就能让它们窒息。”父亲逐渐变得严肃,“阿光,你可别像鸽子一样,随便向人暴露出自己的弱点,依赖别人的喂食低头乞讨。”他握住儿子的手慢慢包紧,在男孩的手心放了一个白色的莲花胸针。

  “你是苏鲁家唯一的男孩。”他把苏鲁光抱在自己的双膝上,用带着胡渣的下巴爱抚男孩的头顶。“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要好好保护妈妈,爱子还有小雪。”

  “嗯!”男孩仰起头紧紧地攥着胸针,深栗色的眼睛里满是坚定温暖的光,“我一定是最强的!”

  

  93.

  “安心……?”帕维尔转过头也注视着停在苏鲁手上的鸽子,也企图伸手去触摸它的尾羽。

  “我的父亲,”苏鲁停顿了一下,“带我们来过这里喂鸽子。”他微微笑开,眼睛里全是怀念的欢喜:

  “他告诉我鸽子可爱却太容易信任人,总是毫无防备,也从来不怕暴露出自己最柔软的羽毛。随随便便就停留在谁的手上,可是一旦那个人抓到了它们的弱点——”黑发男子的手轻轻捏住鸽子的颈部,原本平静的小生物立刻尖叫扑腾起来,可苏鲁还是松开手放走了它,“这些有力的翅膀、美丽的羽毛就都毫无价值。”

  帕维尔惊讶地睁大双眼:“你爸爸……教你这些?”

  “三藩市从来就不是平静的地方。”苏鲁点点头,“平常人家的孩子想要活下去就得懂得这些。当然,父亲的话后来真的派上了用场。”他自嘲地笑笑,“进了Somniferum之后我从没朝谁低过头。”

  却在UpStars对我宽容有加吃尽了苦头。帕维尔无声地默念,心里却突然明白苏鲁那些几乎偏执的执著和强硬。

  他谨慎地选择着词语慢慢说:“可是如果鸟儿一直都不敢停驻、一直飞一直飞,那它……会累死的。”

  “没错,但总好过不够强大被人放弃,总好过因为不够强大而……保护不了自己最重要的人。”苏鲁看向帕维尔,眼神里是藏不住的痛苦,“你会喜欢一只张不开翅膀的鸟吗?你会用一把生锈了的刀吗?你会……”

  帕维尔展开双掌直直地挡在苏鲁面前打断他的话,伤口已经拆线不必再缠绷带,然而狰狞的伤痕狠狠地横在掌心,粉红发白的新肉龇牙咧嘴地拉扯开来,显得格外刺眼。

  苏鲁几乎有些不忍心再看下去。他拉过帕维尔的手握住,帕维尔却抽出手坦然地摊在苏鲁面前,认真地说:“医生当时说幸好我懂得卸力,要是伤了肌腱,手指还能不能恢复功能都很难说。”

  “……它们一定能恢复的。”苏鲁来回摸索着帕维尔的手掌,轻柔得如同天鹅绒的抚触,带着劫后余生庆幸的颤抖。

  “阿光,你告诉我。”苏鲁听见帕维尔难得严肃的语调,抬头直直撞进了帕维尔蓝绿色的双眼——“如果我的手指不再灵活,如果我再也不能跑步不能久站,如果我的伤永远都没办法愈合,你会因此就不再爱我了吗?”

  “怎么会!”苏鲁失声打断,“那些只是——伤而已,还是为了救我!我可以陪着你直到治好——”

  “如果治不好呢?”帕维尔看着苏鲁紧缩的瞳孔,不由得放缓了语气,“阿光,这些都只是如果而已,如果——如果治不好,你还会爱我吗?”

  苏鲁有些疑惑地看着帕维尔。年轻人在平日从来不会这样纠缠着他问这样显而易见的问题,但他仍然不假思索地回答:“当然。我会一直陪着你,做你的手、腿、眼睛,还有刀。”

  帕维尔一激动抓住苏鲁的手,用几乎带着哭腔的声音大声问:“那你为什么就不相信,无论你身上发生了什么我都不会放开你?你为什么就不相信我会爱你身上的所有毛病和缺点?我爱死了你的执拗你的恐惧你的口不对心!我爱它们和爱你的强大你的坚韧一样多!”

  “我……”苏鲁呆呆地看着激动的帕维尔,一时间哑口无言。他从没想过自己所有的掩藏都被帕维尔看得一清二楚,也从没想到帕维尔会这样解读自己的掩饰。

  我不相信帕维尔吗?苏鲁自问,又迅速地否决了。

  无论何时他毫无理由地相信着帕维尔的判断和能力,他信任着帕维尔的每个决定,并早已决定为了年轻人的每个愿望而付出一切。那么又是为什么呢?

  他无法再继续注视帕维尔炽热的眼睛——像两簇跃动的火苗,势不可挡地紧紧包裹北极的寒冰。苏鲁喉咙动了动,扭过头偏向左侧,望着灰色地面上随风打转的一圈枯树叶。

  “阿光,现在对你说这些有些为时过早了,可是爸爸还是希望你能明白。”父亲用力地环住苏鲁的肩膀,“在我和妈妈面前,你永远都是个孩子,你可以犯错可以软弱,受伤了可以哭。但是在外面,永远不要流泪,不要下跪,不要示弱。”

  父亲轻轻揉着他的脑袋,目光却看向远方,“在外面的世界,一旦不够强大,你就只有死路一条——因为你是苏鲁光。”

  “因为我是苏鲁光。”9岁的苏鲁早已经和所有天真一起消失在岁月中,只剩下31岁的苏鲁坐在这里。他怅然地看了看左侧原本属于父亲的空位,转向右边的帕维尔,“因为我是苏鲁光。”

  “因为你是苏鲁光,所以怎样都没关系。”帕维尔紧紧地握着他的手,“怎样都没关系。你父亲说得没错,他希望你强大、坚强、无坚不摧,希望你在最黑暗的时候也能一个人挺过来,你也确实挺过来了。”他看着苏鲁深得如同一汪黑湖的眼睛,“可是现在你不是一个人了。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一直和你站在一起。”

  帕维尔都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来的勇气和坚定,只是看着苏鲁的眼睛,就自然而然地许下了一生。他只是把自己心里的话说出来,但他确实看着苏鲁的眼神里像是静悄悄地燃起了一小团不一样的火苗,摇摆着颤动着燃烧:“真的……没关系吗?”苏鲁咬咬下唇,掏出那个他最不愿意示人的药瓶,“即使这样,也没关系吗?”

  “你只是病了,那不是你的错。”帕维尔轻松地耸耸肩,“就像我的背和腿一样。所以,你暂时做不到的事情,交给我就好了,就像你为我做的一样。”

  苏鲁安静地看着帕维尔的眼睛良久,像是用了极长的时间才逐字逐句地听懂帕维尔的语言。

  “你只是病了,那不是你的错”——这句话像是一记重锤打碎了整个黑暗密闭的小屋让所有的阳光都泼洒进来,像是突然之间长久以来摇摇晃晃的立锥之地展平成了可以放肆奔跑的平原。

  苏鲁不自觉地长长呼出一口气,他突然意识到这个世界上竟然有除了独自负重前行以外另外的生活方式,像是之前所有自己给自己设下的藩篱都一下子豁然开朗。

  “那些伤,那些病痛,那些恐惧都是你的一部分,”帕维尔逆着阳光站在苏鲁面前,身后是绚烂如花的夕阳,金橙色的光束越过他的肩膀倾泻而下,全部洒在苏鲁的眼睛里,“所有的一切才会组成名为苏鲁光的你。”

  “我想,正是因为你有缺点,你不完美,我才会爱上你。”青年温柔又饱含笑意地注视着苏鲁略微惊慌闪避的眼睛,深吸一口气继续说:“你愿意和不完美的帕维尔·契科夫一起走下去吗?”

  苏鲁几乎是不假思索地,静静注视着帕维尔犹如湖水一样的眼睛回答:“好啊,我愿意。”

  帕维尔伸出手拉过坐着人的上半身,埋进自己温暖的针织背心里面。他们彼此都看不见对方的脸,苏鲁没有再说话,抬起手揽过帕维尔的腰,轻轻敲了敲他的背。“来,我给你个东西。”

  被放开的苏鲁低下头摆弄着药瓶,上面的字样居然再也不像之前那样刺眼,一瞬间苏鲁突然觉得释然——那只是药片而已。

  他这样想着,慢慢站起来望着对方暖洋洋的绿眼睛,约定一般地把药瓶塞进帕维尔的手里:“以后你要监督我吃药,一天两次,一次一片。”

  “没问题!”帕维尔打心底小声欢呼,跳起来紧紧抱上苏鲁的脖子贴上对方的嘴唇,像柔软的羽毛掠过皮肤,留下若有若无的草莓味。他们的身侧是一群被惊起的灰白色的鸽子,翅膀扑扇抖落黑色的碎羽,随着风吹到四面八方。

  

  TBC

我们!!!经历了去年情人节的“去你妈的”!!!今年终于结婚了!!!恭喜小情侣修成正果!!!

lof无法添加斜体……回忆杀都只能用粗体了,sad

14 Feb 2018
 
评论(5)
 
热度(23)
  1. 朗月琴音乙酰辅酶酥 转载了此文字
    百年好合!琴瑟和谐!!!
© 乙酰辅酶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