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字撸主,欢迎约稿,偶尔写文,头图by iris
 
 

【Chulu】大雨将至(二十)

为即将耍帅的苏鲁老师打call【尖叫】我超喜欢最后!!!扔领带

朗月琴音:

大雨将至·下部


It's storming


It's falling




警告!!!


       1.本文为架空黑帮设定,苏鲁是黑帮二当家兼任保镖,契科夫是黑帮新任首领,粗口/血腥/暴力/非主要人物死亡情节均有。


  2.并不是什么吐槽轻松的日常,其实是严肃沉重的黑帮故事


  3.搭档  @乙酰辅酶酥  


       4.铁三角无差,乌胡拉&斯考提无差


       5.含有诸多原创角色,仅为推动情节作用




  下部简介:


  黑帮生活从未平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暂时被削弱的Somniferum不能明目张胆地对Upstars下手,可三藩市的“麻烦”远不止一个。而醒来的苏鲁……似乎还有那么一点不对劲。




    221 Hillside Boulevard, Daly City


    70.


    如同所有热恋期的小情侣一样,帕维尔·契科夫曾经在他的心里无数次地幻想过苏鲁光醒来之后他们卿卿我我的日子。然而事实却是,在他告白后的第二天晚上穿着白睡袍假装矜持坐在主卧大床上等苏鲁一起睡觉的时候,苏鲁微妙地抖了抖眉毛,问自己能不能回到二楼小卧室睡觉,说什么都不愿意和新晋恋人一起睡在主卧。帕维尔盘问了半天,终于从苏鲁嘴里得到了理由:


    “其实……我睡觉……从来就不老实。”对方有些不好意思地把脸别到一边,看着床上一堆枕头说,“你伤还没好,我怕睡着了控制不住伤到你。”


    于是堂堂的黑帮老大就只好同意,然而除此之外的一切都让他满足。


    每天清晨,帕维尔总是能一开门就见到苏鲁清爽挺拔地站在自己的房间门口,微笑着抚上脸颊给自己一个甜蜜而温柔的早安吻之后才递上当天的日程表;到了晚上,苏鲁也会亲自过来给帕维尔的伤口换药,一边轻抚过每一道伤痕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当天发生的事情,或者享受默契而安然的沉默。


    苏鲁从不在帕维尔还醒着时回房,总要等到年轻人累极了睡熟过去后才轻轻抚平他的眉头,再安静地掩门离开——这让帕维尔觉得安心无比。


    转眼几天过去。他们从酒吧回来的当晚,麦考伊医生的助手夏佩尔就敲响了契科夫大宅的大门,令帕维尔惊讶的是护士小姐没有找上自己,询问的却是没怎么受伤的苏鲁;两个人在会客室谈了很久,一直到帕维尔上床睡觉的时间苏鲁都没回来。


    这让帕维尔很有些担心,整整翻腾了一个多小时才昏昏沉沉睡去——直到第二天早上他醒来拉开门,苏鲁已经整理完毕等着自己,一如平常。


    “今天下午没事?”帕维尔打了个呵欠,刚刚结束一个早安吻的他犹嫌不够地凑到苏鲁脸侧嗅他身上的绿茶和雪松味道,才终于清醒了一些;他偏头凝视着自己的爱人,意外地发现几天下来苏鲁的黑眼圈似乎有点重了。


    而黑发青年本身却还没察觉:“你这一周天天开会太辛苦了。反正田德隆对UpStars最有利的地盘已经敲定下来了,剩下的事情让逻辑斯谛他们收尾就行了。”他小心地抚过帕维尔耳垂结痂的伤口,对爱人狡黠地一笑,“又没人规定黑帮老大不许放假。”


    卷发青年缩在苏鲁的颈窝偷笑,心里却还在想着苏鲁的黑眼圈:“那你呢?你今天下午也陪我休息吗?”


    “今天下午在格斗场有挑战赛。”苏鲁抬起头抱歉地捋捋头发,“今天伊丽莎白有事,叫我帮忙看一下场子别闹出事儿来——”


    “格斗场?”帕维尔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有些好奇又期待地问,“你会上场吗?我好长时间没见你打架了。”


    “用不着我上场吧。”苏鲁毫不在意地说,语气里却不自觉地带上了几分傲然,“好歹我也是前任战斗总管,我一下场,他们那点招数还能拿得出手?”他伸手握向长刀准备离开,而帕维尔恋恋不舍地拽住对方的袖口,苏鲁眨了眨眼低声笑问:”——你想去?”


    “关心下属的日常活动也算老大的职责嘛……”帕维尔忍不住又亲了一下苏鲁的侧颈,“阿光,你说刚才那句话的时候帅爆了。”




    71.


    行程就这么定了。批过上午的文件,吃了中餐稍事休息,两人一起去了格斗场。


    UpStars的战斗部门向来以实力说话,除了战斗主管是高层商讨后由首领直接任命,下面的各个分队队长都得靠硬功夫打上来;定期不同科目的挑战赛更是让每个人都充满了危机感,当然也充满着各种各样的机会。


    苏鲁在处决林德尔曼之后做了两年的战斗主管,做事风格却远比他的前任和继任者都要来得低调——他不像林德尔曼会叼着雪茄拍着小弟的肩膀碰酒干杯,也不像伊丽莎白前一秒抿嘴笑着跟手下开荤段子,下一秒拎起长枪击毙偷袭的敌人。


    战斗部门的人员轮换总是最快的,苏鲁调任不到一年,场子里已经全是没跟他接触过的生面孔。 因此两人进场时大部分人的焦点都放在了在田德隆大出风头的帕维尔身上,只有几个人起身朝苏鲁行了礼。


    可是格斗场里的苏鲁毕竟不同于平时。


    即使是从没见过苏鲁的人,在他经过长廊走向中心时也不免被他此时凛冽外放的气势所摄。一身黑衣的青年每一步坚定利落地踏出,双臂小幅度地在身侧摆动,脊背挺得笔直,目光平静地掠过站在两侧的人,同时冲着行礼的人点头示意。原本还有些喧闹的人们都停在原地或是纷纷让开,一阵阵关于他身份和战绩的窃窃私语迅速地平息下来,整个格斗场都凝神屏气听着苏鲁重申了一遍规则。苏鲁一声“开始”令下,一批批挑战者纷纷下场决斗。


    帕维尔坐在台下静静地看着,没一会儿就对这几个人的输赢有了判断,转而眯眼盯着游刃有余的爱人。亚裔人从不干涉比斗,只是负责任地在场子里来回巡视,偶尔轻巧地拦住一些明显过了限的攻击,或者暂时没收那些会要人命的武器。


    人人都打得激烈直到鼻青脸肿,只有苏鲁一个人游刃有余地来回穿梭,毫发无损,让帕维尔不禁看得心驰神迷。


    “好久没来过这里了。”中场休息时苏鲁坐回帕维尔身边,伸手松了松领口,整个人还是清清爽爽的额上看不见一点汗珠,声音里倒是带了一些怀念。


帕维尔随手递给他一瓶水:“感觉怎么样?”他尽量忍住自己想要与苏鲁十指相扣的冲动,“这批年轻人怎么样?”


    苏鲁拧开瓶盖喝了一口,眼睛没离开角落里两个偷着练习的青年,长舒了一口气揉了揉太阳穴:“水平参差不齐,伊丽莎白以后要多费点心了。不过不管底子怎么样,能愿意参加挑战都说明想往上爬,想变得更强。”他把瓶子凑到嘴边挡住若有若无的微笑:“有这个心,以后都能成长。”


    帕维尔看着苏鲁眼里不加掩饰的温暖和期望,心里突然有些痒痒。他托腮玩笑地问:“阿光,你当初第一次来UpStasr的格斗场挑战的时候,什么成绩?”


    苏鲁放下瓶子,严肃地想了想,抿着嘴用小心的语气问:“你确定要听吗?”


    “没事阿光,什么名次都无所谓——你就告诉我吧,我不会笑话你的!”


    对方又沉吟了许久,终于极严肃极认真地看着帕维尔的眼睛:“那你可别笑话我。刚来时的那次比斗——“


    “嗯?”


    “我拿了全帮里的……第一名。”


    “第一……嗯……什么阿光你拿了第一名?!”他看着帕维尔仍没反应过来的表情噗地一声笑出来,用肩膀接了自家老大徒有其表的一拳,眼里仍然带着笑意。


    不出两个钟头,最终的胜负已分,苏鲁站到台前宣布了获胜次序。然而这回比起胜者更抓人眼球的是这位老大的贴身护卫,许多人的眼里便不由得多了些探究,脸上满是遮掩不住的跃跃欲试。


    最后,男子例行公事地添了一句“对结果有异议的现在提出来,还有要挑战的抓紧”,便想抬腿下台;然而人群里高高地举起了一只手。


    “维克多。”苏鲁抬眼扫了一眼就叫出那人的名字点名,“你要挑战谁?”


    年轻人推开身边诧异的同伴排众而出,站在苏鲁面前却突然像矮了半截。他咽了口口水,终于还是鼓起了勇气,深褐色的眼睛坚定地望着上级:


    “我要挑战你!用真刀挑战你!”


    一片哗然。人群里爆出一阵努力压抑着的议论,帕维尔隐约能听到几句类似“他疯了吧那可是苏鲁老师”“谁知道呢”“我看他虽然有异能但也没有那么强”“那可是真刀,他不要命了”之类的低语。议论声迅速地在苏鲁的一声轻咳下平息下来,几百双眼睛齐刷刷地看向了台上的前战斗主管。


    “你确定要挑战我?”苏鲁的声音并没有太多起伏,他又翻动册子看了看维克多的资历,挑起一边眉毛问。


    维克多倒好像终于下定了决心:“是的!之前一直听说苏鲁老师实力很强,我也想知道自己在实战情况下能有多强,还请苏鲁老师,用真刀指教!”


    用真刀?他想要的好像不止是指教呢,帕维尔悄悄开启异能陷入思考,看着年轻人带着些自信和好战的眼神心想,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打赢了几个小混混就以为自己能挑战阿光的过度自信的人——阿光大概会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什么才叫战斗吧。


    帕维尔看向苏鲁,正碰上苏鲁望向他的目光:“老大,您是否批准我接受挑战?”


    苏鲁手指勾住领带结随意地扯开扔到台下,脱掉西服外套放在栏杆上,同时解开衬衣的袖扣,轻轻地朝他眨了眨眼,如同一个令人放心的讯号。


    帕维尔不自觉地微笑起来:“我当然批准。”






啊,苏鲁老师终于又要耍帅了!!




TBC

17 Dec 2017
 
评论
 
热度(27)
  1. 乙酰辅酶酥朗月琴音 转载了此文字
    为即将耍帅的苏鲁老师打call【尖叫】我超喜欢最后!!!扔领带
© 乙酰辅酶酥 | Powered by LOFTER